三加一

我叫徐雲龍,和大家一樣,都是懷有夢想、創造未來的年輕人。只可惜,高

考的那一年,我和大學的校園擦邊而過。當然,這完全不是因為運氣的問題。而

是自己的確在學習方面沒有什麼天賦。還有,大多數男孩們都喜歡做的同樣一件

事情——泡妞——泡妞——再泡妞!

    於是,也正是因為有這樣一個致命的弱點,我變成了高考落榜中的一員。同

時,也欠下了太多的風流債。而現在,再想想以前的所作所為,還真是覺得自己

有點兒傻。要不然的話,我現在最起碼也應該是吃公糧的。

    不過,以往的事情也只能是失落的回憶。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怎樣來維持自

己的生計問題。這不,前些日子經過朋友的介紹和幫助,我現在也開了一家店,

專門賣的是一些男女尋歡作樂的器材。說好聽點,其實也就是一個情趣禮品店。

    哎!你可不要小瞧了這個行業吆。投資小、見效快!可謂是一本萬利呀。開

業不到三個月,我就賺了幾十萬。這可是純利潤呀!比我前幾年給別人打工強多

了。而且,我現在認為幹這個行業的好處,不僅僅是金錢的收益。更過癮的是我

能認識好多有錢的主,那些高不可攀的貴夫人們才是我最主要的客人。

    說實在的,我店內所有的產品其實也都是有錢人才能買的起。像我們這樣的

窮苦老百姓,那有餘錢用在這方面,能吃好穿暖就不錯了。

    於是,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平台,再加上本人先天的優越條件。我的私生

活開始豐富起來。而且就在最近,我已經和幾個有錢的主好上了。她們稱讚我的

為人好,人的長相也不錯。最主要的是,我能滿足她們。

    不過,我能和她們發生性行為,也完全是因為她們的可人之處——美女總是

能引起男人們的好感。即使是徐老半娘也不例外。

    但是美女之間也總能分出個一、二、三等來。在和我好的這幾個女人當中,

評價最高的就屬林姿這個女人。她今年才二十六歲,只是比我稍稍大了幾個月而

已。人的相貌嗎!那可不是一般的美麗,到現在我還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比喻來

形容她。

    惟獨可惜的就是她已經結婚了,而她的老公同樣也是一個非常了得的人物。

    好像是哪個集團的副總。不過,值得慶幸的就是林姿的老公經常到國外出差,

一去就是幾個月。於是,這就為她紅杏出牆鋪墊了良好的基礎。而我也就變成了

她的第一個,也是唯一的選擇對象。

    其實,林姿能做出出軌的行為,這並不能說明她就是一個壞女人。然而,這

一系列的原因,終歸少不了有她老公的因素所在。

    記得當初我和林姿認識的時候,她根本就沒有要偷人的想法。而到我的店裡

面也只是想要買一個女性自慰器。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倒是有一天讓我抓住了

機會,一並將她征服在自己的跨下。

    於是,在後來的日子裡,我們就變成了一對野鴛鴦。在每次做愛的時候,我

都能讓她高潮幾回。這不,上個周末她還來過一次,讓我折磨了整整一個晚上才

肯罷休。弄得她是又喜又怕,臨走的時候,還揚言改天再和我拼一回。而且,還

要介紹自己的女同事來找我”報仇”!當然,對於她這樣的說法,我只當是開了

個玩笑而已。因為女人可都是一些自私的高級動物,尤其是在男女的關系方面。

    今天,我和往常一樣開門營業。可能是因為剛過周末的緣故,生意顯得稍有

些冷清。不過,還好在臨近打烊之前,也推銷出了一部分產品。去掉所有的費用

後,足足賺了兩千塊。這對我來說已經是不少的收入。

    然而,正當我要關門下班的時候,三個年齡不一的女顧客,結伴走進我的視

線。看樣子,她們是第一次到這樣的購物場所。因為,我發現其中一個年齡較大

的女人顯得格外的羞澀。她在身邊兩個年輕女子的簇擁下,來回觀望著店內所有

的女性專用產品。只要每次和我的目光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她都極力地向別處閃

躲,就好像做賊心虛一個樣子。

    不過,我現在最關注的卻不是她這一異常的態度。而是她那叫男人發暈的容

貌,還有那不知用何等秘方保養出來的嫩白皮膚。如果,單從她的長相來判斷,

也就是一個剛剛三十出頭的中年婦女。至於,她的真實年齡就無從考證了。

    “哎!你就是老板嗎?”正當我對三個陌生女人賞心悅目的時候,其中一個

女人主動向我打起招呼。

    通過她的言談舉止來判斷,她應該是年齡最小的一個。因為,她那稚嫩的聲

音告訴我,這個女人的心性尚處在叛逆的階段。尤其是她的穿戴更是超出了前衛

的標準,還有她的裝束和臉蛋兒的結合,簡直是天衣無縫,動人動到了極點。

    “哎!你聽不到我說話嗎?……”女人奇怪看著有些發傻的我。

    “哦……不……不好意思!我就是老板!……請問幾位小姐想要什麼樣的禮

品呢?”意識到了自己的事態後,我立刻做出禮貌的回應。

    “咯咯………!你這個老板還真是有夠色的!看到美女就成這個德行了!咯

咯………”女人邊笑著邊側身看向另一個年輕的女人:

    “姐姐!……咯咯……這該不是林姐說的那個人吧!咯咯!”

對於女人不停的嘲笑,我的顏面有點掛不住的感覺。心裡面在不停的暗罵自己的

糗態和沒出息。如果,上天能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我寧可不去欣賞美女,也不

要在美女的面前被恥笑。這種滋味真的不好受。

    “瑩瑩!快別笑了!…真沒禮貌!”那個中年美婦也意識到了同伴的過頭。

    於是,她上前想阻止糗態的惡化。與此同時,我也知道了那個嘲笑我的女人

叫瑩瑩。

    “咯咯!……媽媽!這怎麼能怪我呢!是他先不好的呀!……”那個叫瑩瑩

的女人忍不住為自己辯護起來。

    “好了!小妹!你就別鬧了!……真是受不了你,到哪都這個樣子!”一直

都沒有說話的姐姐也過來訓導妹妹。

    而此時的我就像一個傻了樣子,到現在我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三個女人居然是

母女關係。看樣子,林子大了,什麼樣的鳥都有。也不知道她們是準備給誰參謀

禮品來了。反正,像這種母女一起逛情趣禮品店的事情,我還是頭一次碰見。

    “請問你是徐老板嗎?……”當我從迷茫返回到現實中的時候,瑩瑩的姐姐

已經在看向了我。  然而,這次我卻沒有再犯同樣的錯誤。雖然,眼前的女人也

是一位絕對的美女。但顧忌到個人的顏面,最終我還是成功了,沒有再丟人顯眼。

    “哦!我是…………咦!你是怎麼知道我姓徐的?”

    “呵呵!這有什麼奇怪的,當然是我朋友告訴的!”瑩瑩的姐姐顯得非常從容。

    “你的朋友?……她是誰呀!我認識她嗎?”真沒想到,我剛從迷茫中跳出

來。結果,現在又得鑽進去。

    “呵呵!……林姿!我的好朋友!你說認不認識呀?”女人笑得很甜,卻又

有些自信的味道。

    “噢!你是小林姐的朋友呀!興會!興會!”知道女人的是林姿的朋友後,

我熱情地回應著。

    “呵呵!真沒看出來你這人還挺有禮貌的嗎?咯咯……”對於女人的稱讚,

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反正她們的出現我總覺得怪怪的。

    但是,為了盡到地主之意,我依舊微笑相伴:

    “呵呵!哪裡!哪裡!……對了!不知道幾位是來購買禮品的呢?還是找我

有什麼別的事情?”

    “嗯……!這個嗎………!好吧!我就跟你直說了吧!我們是林姿介紹過來

的,她說你這裡的東西比較齊全。而且你的為人也很周到,因此我們想過來買點

女人用的……”女人沒好意思說出下面的話。

    面對這樣的事情,我當然明白她的心思。於是我非常主動地接上她的話題:

    “噢!是這樣的呀!………那能不能問一下,你是給自己用呢?還是準備送

給誰呢?”

  “咯咯!這個很重要嗎?”女人反問著。

    “嗯……差不多吧!我這裡的品種比較多,根據年齡的差異,也設計了不同

型號的禮品。所以,你最好講得清楚一些。這樣,我也可以幫您推薦幾款合適的

禮品。”我用專業的角度向女人解釋著。

    “哦!買這個東西還要有講究的呀?……咯咯!真有意思!……嗯……!是

這樣的,我準備為我媽媽選一個禮品。呶!就這位女士啦!……咯咯!……徐老

板就麻煩你幫著給推薦一個合適的吧!”

  女人說完後,調皮地將她的母親拉向櫃台前面。

    然而,她的這一突然舉動倒是嚇到了她的母親:

    “唉!唉!唉!…死丫頭!不是說好只給你們自己買的嗎!……快停下!我

不要的!我不要的!”

那個中年美婦有些反抗,但在兩個女兒的拉扯下,最終還是被強行推了過來。

    “媽媽!你就滿足我們姐妹的心願吧!爸爸都去世多少年了,你怎麼還要冷

落自己呢!…再說我和妹妹都是成年人了,小的時候,我們不理解女人的需求。

但是,我們現在終於理解一個守寡女人的滋味有多麼的難受!……所以,這次無

論如何你都得為自己選一個……”中年美婦的大女兒陳訴著自己的觀點。

與此同時,在她的話意中,我也多少聽出了一些東西。由此,我敢斷定她們不是

一個完整的家庭。

    “哎!你們這兩個孩子!我早說過不要了!可你們就是不聽話!……這……

這東西多羞人呀!再說,媽媽我現在也沒有那方面的要求。買回家也只一個是樣

品。”中年美婦依然持有反對意見。

    “什麼呀!……媽媽!你可不要再騙我和姐姐了!……常言道:女人三十如

狼、四十如虎呀!你今年才剛剛四十三歲,正是最需要的時候,沒有那方面的感

覺才怪呢?咯咯!”那個叫瑩瑩的女人,毫不猶豫地揭露出母親的真正需求。

    “死丫頭!一點也不害臊!……真是拿你沒辦法!”中年美婦被女兒說的是

面紅耳赤,無奈的表情讓她更不敢看向我這邊。

    看到母女三人你爭我嚷,一時也分不出個上下來。

我這個當店老板的夾在中間也是左右為難,不知道應不應該為她們介紹。

    就在美婦徘徊,女兒極力推薦的時候。最終,我還是大膽地站了出來,主動

出擊說道:

    “這個大姐!還沒請教您的貴姓呢?”我決定先和美婦套套近乎,盡量獲取



她的信任。然後,再慢慢引導她進入主題。

    聽到我禮貌的問候,中年美婦也停止了和女兒們的爭執。她稍稍整理了一下

思緒道:

    “哦!……我姓王!真是不好意思,都給你添麻煩了!”

    “噢!沒關系!王大姐是我的顧客!麻煩兩個字對我來說就是正常的工作。

所以,您不需要往心裡放。”

雖然,我和美婦在說話的時候表現出異常的冷靜,但我內心世界早已是心動不已,

暗自慶幸自己已經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嗯?什麼?……小老板!你叫我媽媽什麼?”一旁的瑩瑩在聽到我對她媽

媽的稱呼後,立刻發出了疑問。

    “王大姐呀!怎麼?有什麼不對嗎?”我也擺出一副疑惑的樣子。

    “你叫我媽媽王大姐?……那我和姐姐怎麼辦?難不成你想讓我們也來稱呼

你一聲叔叔?”瑩瑩有點不高興的意思。

    “呵呵!那當然不行了!……可是,你們的媽媽實在是太年輕了!我總覺得

叫聲阿姨不好聽!所以,我和你們姐妹倆人還是同一輩分。相信,你媽媽也不會

介意的,我們各個論個的!……王大姐!小弟我說的對嗎?”

這年頭,得罪人的生意作不得,討好人的買賣更是難得要命。為了能博得美人的

認同,我可是拿出了十八般武藝。

    “咯咯……!對對對!這話我喜歡聽!…晶晶!快把你妹妹拉到後面,看她

的歪樣兒,恨不得要吃人似的……咯咯!徐兄弟!就憑你這句話,姐姐我今天想

不買都不行了!是這樣!反正我這兩女兒也成家了,而且她們的老公都在外地,

或許她們能用上。不如,你為她們每個人選一個!”那個姓王的大姐說完後,一

臉的輕鬆馬上呈現出來。看情形,她是自認為自己已經逃脫了。

    身為大女兒的晶晶聽到母親的安排後,一下在就識破了母親的意圖。但是她

的心計也非一般的了得,為了能開啟母親對這方面的好感,她暫時先答應下來。

    讓她們選擇何種禮品的程序順利開展、進行。當然,這一切也都看在我的眼

裡。

    而且少了我的配合也是不行的。就這樣,一個沒有任何語言的默挈,在我和

美婦的兩個女兒之間悄然展開。

    “王大姐!您還真會疼您的兩個女兒呀!呵呵……來!您看一下!這是今年

最新的款式,它最大的特點就是採用了純天然香蕉制作,對女性的皮膚沒有一點

的傷害。而且,它的質感也是一級棒……………!”

我拿出一個最大號的假陰莖擺到美婦的面前,有聲有色地為她講解著。也許是因

為缺少了考慮自己的因素。

美婦顯得放鬆了許多,但是,總還是有一點難為情的感覺。

    “咯咯!徐老板!真的還是假的呀!……這……這東西有你說的那樣好嗎!

它終歸還是個假的呀!它總不會比真的好吧?”那個叫瑩瑩的女孩似乎對假陰莖

產生出了一點興趣,但也持有一點懷疑的態度。

    “呵呵!這個東西的好處當然是沒的說。可是,要比起真的家夥來,它還是

遜色了一點……!不過嘛……我說的真家夥可是男人中的極品吆!而那些……嘿

嘿!……瑩瑩小姐!這個就不用我再細說了吧!總之,我介紹的這個產品肯定會

讓你們滿意的!如果,我說的不對,到時候你們往我臉上抽!”

為了能取得女人的認同,我決定冒險一次,說什麼也要讓她們成為我的回頭客。

    “咯咯!……好了!好了!瑩瑩!你這丫頭一點也不知羞!這種事情怎麼能

問的那樣清楚啊!……呵呵!不過,小徐兄弟的嘴巴還真是能說,就連我這個老

女人都有點心動了?”

    “是嗎?咯咯!媽媽!你真的動心啦?………好耶!姐姐!………媽媽說她

自己母親的小辮子。”於是,她毫不客氣地在美婦的身上大做文章。

    然而聽到小女兒的喧嚷後,中年美婦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言。她想為自己辯

解,可是又被自己的大女兒搪塞回去。

    “媽媽!人家徐老板可是個明白人,他在這方面懂得多。我看呀!您還是為

自己也選一個吧!”

  “什麼呀!我只是說錯了一句話,你們就又興風作浪了!………呵呵!再說

這東西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嗎!你們總不能讓我每天去和它睡在一起吧!………唉

吆!……這……這東西還會動呢?咯咯……這要用起來多叫人不舒服呀!”

中年美婦也開始對假陰莖產生出興趣來,她在把弄假陰莖的時候,不小心觸動了

電源開關。於是,那只粗大的假陰莖就自動扭轉起來。

    “咯咯…!是呀!媽媽!看它多可愛呀!…難道你就不想試試嗎!嘻嘻!…

反正女兒都………咯咯!”美婦的大女兒不斷的添油加醋起來。

    “去去去!……我看你們是越說越離譜了!這樣的好東西還是你們自己留著

用吧!至於我這個老太婆呀!………咯咯!還真是消受不起呀!”

美婦的嘴裡雖然是這樣說,但透過她的眼神我能看出,她對手中的假陰莖似乎也

有一絲戀戀不捨的感覺。於是,我就趁機追訴道:

    “王大姐!其實,我介紹的這款禮品也很適合您的。無論是從它給人帶去的舒

適度,還是從產品的結構造型上,它都能發揮出最佳的性能。即使是像您這樣年齡

的女人,也可以從中找到無窮的樂趣。”

“咯咯!看看!看看!徐兄弟也想讓我這個老太婆晚節不保呀!………”

美婦開始衝著我眉開眼笑起來。

    “嘿嘿!王大姐說話真幽默!………不過,我倒認為您還是需要在私生活上

找點兒樂趣。這樣有助於淨化您的心理世界。而且,孔子他老人家不也是曾經說

過食色性也嗎!所以,您兩個女兒的選擇完全是正確的!”

我開始將節奏一步一步推向高潮。

    “可是……這………”

此時的美婦也有點動搖的意思。不過,矛盾的心理依然在左右著她的靈魂。

    然而,美婦的大女兒也看出了事態已經出現了轉機。於是,她毫不猶豫繼續

說服著自己的母親:

    “媽媽!你還這什麼呀!看人家徐老板說的多在理呀!……行了!您就不再

婆婆媽媽的了!……對了!徐老板!我們還有點事情需要向你請教呢?”

    “呵呵!請教談不上!有事您就只管問吧!只要我知道,一定會如實稟報的!”

我謙虛地回覆著美婦的大女兒。

    “是這樣的!其實我和妹妹也沒有用個這種東西,而我媽媽的情況你是了解

的。所以,我想請你幫忙指點一下這種東西的具體使用方法!………徐老板!您

看能行嗎?”聽到美婦的大女兒說出了她的請求後,我在心理也犯難起來。

畢竟我是個大男人,在女人面前講一些忌諱的話。當然也會臉紅的,不過,為了

能體現出優越的服務,我硬著頭皮回複道:

    “哦!是這樣呀!……嗯!那好吧!不過,我可不敢保證講的很到位吆!”

  “咯咯……!沒關係的啦!我們也都是成年人的,對於這種事情早就有心理

準備了!不過,也希望徐老板講的越細膩越好。嗯………………最好是你能親身

示範,就像對小林姐姐那樣!”說罷!美婦的大女兒向我拋來一個令人窒息的媚眼。

    我的老天爺啊!我是不是在做夢呀!美婦的大女兒到底是在開玩笑呢?還是

真的有意想讓我白白去佔她們母女的便宜?

一時之間,我的大腦居然變得非常遲鈍。

    “徐老板!………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困難?”

我的失態引起了在場女人的注意。於是,為了不讓她們看出我的心思。我及時地

反映過來:

    “哦!……沒……沒什麼我是在想總不能讓我在這裡為你們示範吧!”

被我這樣一說,美婦和她的女兒們也意識到這個問題。然後,她們也異口同聲地

追問道:

    “那你說在哪裡比較好呢!咯咯!這裡可是你徐老板的地盤呀!”

當然,對於她們母女這樣的疑問,早已歸類到我的盤算中。於是,我盡量用商量

的口吻向她們推薦道:

    “嘿嘿!幾位可是小林姐的好朋友,那麼我自然也會盡全力來滿足你們的要

求。不如,我帶你們到門店的後面,那裡是小弟平日休息的地方,沒人會來打擾

的!”

  “是嗎!那太好了!咯咯……!媽媽!那我們現在就和徐老板過去吧!”

美婦的小女兒興高采烈地簇擁起自己的母親。

    不過,到現在美婦的羞態依然尚存。但是,比起剛開始的時候要好了許多。

    最起碼,她這次沒再去反對女兒們的提議。而且,也乖乖地跟隨著她的女兒

來到我的小休息室內。

    “徐老板!你的小屋子還挺溫馨的嗎!………”美婦的大女兒剛一踏進我的

小屋,就忍不住讚美起來。

    而這個時候的我也無心去體會她的稱讚,只是簡單地含蓄了幾句後,就開始

忙碌著為她們做些準備工作。

    不過,剛剛擠進小屋的女人們在看到我將沙發上的雜物清理幹淨後,她們立

刻明白過來。尤其是當我把那根假陰莖擺在茶幾上面的時候,每一個女人的臉上

都浮出了朵朵彩虹。然而,也正是因為她們的這一羞態百出,我的心裡面也是一

樣的緊張而又興奮。

    “幾位女士!你們誰想第一個呀?”我急不可奈地問向她們。

    “咯咯!當然是媽媽先來了!”美婦的大女兒提議道。

    “什麼呀!……我的老臉丟的還不夠嗎!死丫頭!我看你是想惟恐天下不亂

呀!”美婦極力地否定了女兒的提議。

    “咯咯!大姐!……媽媽還在害羞呢!……呵呵!算了!還是我先來吧!反

正我們誰也少不了!嘻嘻!!”雖然美婦的小女兒很調皮,但也更加可愛。

看到她那首當其衝的樣子,我的心理別提有多喜歡了。恨不得馬上就將她征服在

自己的跨下。

    不過,為了不使女人對我產生出突來的反感,我決定暫時擱淺自己的私心。

    擺出很正人君子的樣子:

    “好吧!那就先請瑩瑩小姐把衣服脫掉吧!”

美婦的小女兒聽到我的吩咐後,她並沒有行動。而是突然向我撒起了嬌來:

    “不嗎!徐老板!……啊!不對!這個時候應該叫你雲龍哥哥啦!……嘻嘻!

人家想要你來脫嗎!……”此時的我,那能經得起這樣的誘惑。剛剛傳入到大腦

的信號,還來不及分析就做出了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