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生涯第十六章 小外甥直言挑逗 三舅媽曲意承歡

第十六章 小外甥直言挑逗 三舅媽曲意承歡[第一頁]

  我來到逸園的第四天晚上,和小杏先在房中玩過一次,弄得她大

洩兩次,而我因為還要想法去肏三舅媽,所以止住陽精未射,又和她

溫存了一會,告訴她晚上不要等我了,等我和三舅媽玩過後,我還要

和舅媽再來一次,就勢歇在舅媽房中算了。

  我來到舅媽房中,告訴她我昨天晚上的戰績,然後對她說:「舅

媽,我想先去三舅媽那裡,我怕咱倆玩過後太晚,萬一三舅媽熟睡了

,我不是沒戲唱了嗎?等我和她玩過之後,再回你這兒來,咱們再好

好地玩,今晚上我就睡在你房中,咱們同床共枕好不好?」

  「好,你就先去你三舅媽那裡吧,舅媽在這等你的好消息。」

  我向三舅媽房中走去,一路上打定主意,決定向她直言不諱地發

起進攻。

  一進三舅媽房中,三舅媽又驚又喜地說:「寶貝兒,今天你怎麼

想著三舅媽了?快來坐在三舅媽身邊。」說著,拉著我的手讓我坐在

她身邊,那神態著實親熱,讓我對此行的目的又有了更大的信心。

  「春玲,快給表少爺倒茶。」三舅媽握著我的手,親熱極了。

  春玲是三舅媽的貼身丫環,又是個俊俏的姑娘:高高的個子,豐

滿的身材,漂亮的臉蛋,溫柔的神情,一副大家閏秀的樣子。她對我

的到來也很高興,幾乎是一路小跑給我端來了香茶,俏生生地站在我

面前,雙手將茶遞給了我。

  「謝謝你春玲,你先出去吧,我和三舅媽商量點事。」

  春玲出去後,三舅媽問我:「仲平,你找我有什麼事?」

  「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只要三舅媽能辦到,就一定幫你。」

  「先別答應的這麼快,到時候可不要反悔呀!」我故意道。

  「我的好外甥求我,我怎麼會反悔呢?快說,要我幫什麼忙?」

  「不會反悔就好,先告訴你一句話,你可不能生氣。」

  「我生什麼氣呀?你這孩子,把三舅媽都弄胡塗了,你放心,不

管你說什麼,三舅媽都不生氣。」三舅媽溫柔地說。

  「那好,三舅媽可真的不要生氣,我告訴你,我很愛你。」

  「真的嗎?這有什麼好生氣的?你愛三舅媽,三舅媽高興還來不

  「我說的愛和你說的愛不一樣,你以為我說的是晚輩與長輩之間

的那種親情之愛,我說的是兩性之愛。」我直言相告,看她的反應。

  「什麼?你這孩子,怎麼……」三舅媽被我弄了個措手不及,不

知說什麼好。

  「這有什麼,我愛你,不可以嗎?難道你不愛我嗎?舅媽和二舅

媽都愛我呢!」

  「你怎麼知道她們愛你?她們怎麼愛你?」三舅媽反問我。

  「你說她們會怎麼愛我?你說兩性之愛應該怎麼愛?」

  「難道你們……」三舅媽像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驚訝地睜大了漂

亮的丹風眼。

  「不錯,我們已經『愛』過了。我再問你,難道你不愛我嗎?」

  「你這小子,真不像話,怎麼逼著三舅媽愛你?」三舅媽含羞帶

嗔地說,但臉上分明帶著一絲笑意,看來她也愛我。

  「這麼說,你不愛我了?那我就不讓你幫忙了。」我欲擒幫縱。

  「真拿你沒辦法,好,三舅媽也愛你,行了吧,說吧,要讓我幫

你什麼忙哩?」三舅媽有點覺察我的來意了,曲意遷就著我。

  「好,既然你也愛我,那我就讓你幫忙,現在我再提醒你一次,

現在反悔還來得及,別讓我說出來讓你幫什麼忙了,你又反悔。」

  「你放一百條心,三舅媽說到辦到,這個忙三舅媽幫定了!」三

舅媽現在已經完全明白我的意圖,堅定地表明了她的態度。

  「那好,你等一下。」我不等三舅媽反應過來,飛快地解開褲扣

讓褲子褪到腳根,露出那根碩大無比的大雞巴,硬挺挺地呈現在她面

前。

  三舅媽一見我那巨大的雞巴,不由得神魂顛倒,粉面緋紅地說:

「你這壞孩子,把那玩意兒露出來干什麼?真不害羞!你這個東西怎

麼這麼大?真像他的一樣,比他的還……」

  「和誰的一樣?」我不解地問。

  「你管呢!別拿那東西嚇唬我,嚇死人了,快穿上褲子遮住。」

  「要遮你自己來。」我故意挑逗三舅媽。

  「好,讓我幫你穿。」三舅媽說著幫我提上褲子,提到腿根時,

被雞巴絆住了提不上去,她口中說:「這個大東西真礙手礙腳,讓我

把它裝進去。」一把攢住了我的大雞巴,一入手中,感覺溫熱堅硬,

就再也不放手,表面上看她是手忙腳亂地想把我的雞巴放進褲中,其

實是借機玩弄我的雞巴,要不然怎麼會握了半天也沒有把褲子全提上

來遮住它?

  「你不是答應過要幫我的忙嗎?我這個東西硬得難受,我要你幫

的忙就是幫我把它弄軟。」我提出了自己的無禮要求。

  「你要我幫的就是這個忙呀?嘻嘻,那還不好辦?依我看呀,三

下五落二就好了。」三舅媽掩口竅笑。

  「是嗎?那可要看你的本事了,別太自信了,別說我沒有提醒你

,它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軟的,舅媽和二舅媽都幫過我,費了九牛二

虎之力,它沒軟她們自己先軟了好幾次,到最後好不容易它軟了,她

們也軟得不能再軟了。」我這是在向三舅媽暗示我的性能力。

  三舅媽一聽,心中更是難以忍受,就說:「真的嗎?我可不信,

讓我把它捏軟。」說著,用力捏了一下,誰知根本就捏不動,這下她

才知道我的大雞巴有多硬,「怎麼捏不動呀?你這小子,這個東西怎

麼這麼大這麼粗還這麼硬?真是個天生的怪物!三舅媽哪見過這麼厲

害的東西?真怕人,早知道就不答應幫你的忙了,不過當舅媽的怎麼

能對你言而無信?既然已經答應了你,那只好勉為其難,想法幫你把

它弄軟吧,讓我先捋捋看能不能讓它軟。」說著,一只手揉著我的陰

囊,一只手捋起我的雞巴來,她先是溫柔地慢慢捋著,接著越捋越快

,越捋越用力……

  但天生神勇的我豈是她這兩下就能打發的?雞巴不但沒有被她捋

出精來而變軟,反而越捋越硬,越捋越漲,我打趣地對她說:

  「好三舅媽,你捋得我好舒服呀!謝謝你,用點力呀!對,就是

那樣。不過,就憑這些你就想三下五落二打發我呀?這要捋到什麼時

候才能讓它軟呢?你是在幫我的倒忙,越捋越硬了!」

  「你別得意的太早了,看我怎麼對付你!」三舅媽並不服氣,她

彎下腰,張開櫻桃小嘴,含著我的大龜頭,開始施展舌功對付我。

  她那柔軟而又溫暖的香舌在我的龜頭上來回旋轉、滑動,又用舌

尖頂在龜頭中間的小眼上不住地蠕動,接著把我的雞巴盡可能多地吸

進她的口中用力吸吮,然後含住我的大雞巴快速地來回吞吐、吸唆,

弄得我舒服極了,但還並不足以舒服到要射精的地步。

  「怎麼,你就這麼點本事呀!憑這個就想幫我的忙呀?」我故意

激三舅媽。

  三舅媽吐出口中的雞巴,不知是認真的,還是故意逗我,笑著說

:「我的本事多著呢,不過要幫你的忙就只能用這些了,我的那些本

事是用來伺候我的丈夫也就是你舅舅的,不是伺候你這個外甥的,就

現在這樣也已經是越軌了!好外甥,就這樣玩玩算了,明人面前不說

暗話,你不就是想讓我幫你達到高潮、射精使雞巴變軟嗎?三舅媽一

定讓你射精,幫你弄軟,我也算盡到心了,也對得起你對三舅媽的一

片愛心了,好不好?怎麼,你還嫌這樣小打小鬧不過癮,還要真刀真

槍地來真的嗎?」

  「那當然了,這樣怎麼過癮?你以為我把它露出來就是讓你捋捋

、唆唆那麼簡單嗎?才不是呢!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你!你不知道我有

多麼想得到你!」我說著時已抱住三舅媽親吻起來。

  三舅媽一把推開了我,笑罵道:「你這小子,這麼說你想來真格

的?要真的把我肏了才算過癮?三舅媽也不怕你笑話,實話對你說,

三舅媽也愛你,今天既然到了這個份上,咱們有啥說啥,衝著你對三

舅媽的愛,除了不能讓你肏屄外,三舅媽今天的身子隨你玩……

  「三舅媽也不會讓你失望,這個忙我一定幫,但我的屄肯定是不

會讓你肏的,幫忙的方法多了,難道非要讓你肏我的屄才能讓你射精

嗎?咱們就這樣弄下去,不管用什麼方法,不管用口還是用手,三舅

媽身上除了屄以外什麼地方都隨你玩,直到讓你達到高潮為止,而我

也不用失身,行不行?」

  「那怎麼行?您也是過來人了,難道不知道屄是一個女人的代名

詞嗎?枉您愛我一場,您身上最重要的女性標志──屄都不讓我肏,

怎麼能算愛我呢?」我不依不饒。

  「那好,三舅媽再退一步,就是這個屄也隨便你玩,任你看任你

摸,你要不嫌棄還任你親任你舔,只要你不把雞巴真的肏進我的屄中

就行,好不好?」三舅媽遷就著我說。

  「不好,不讓我肏怎麼能算是隨我便玩呢?就算按你說的,除了

雞巴肏進去外隨我玩,那我把雞巴在你的屄罅上磨擦行不行呀?這可

不是肏進去吧?可是萬一我控制不住或者一不小心一下子捅了進去怎

麼辦?」我想起了第一次肏姑姐時,就是得寸進尺的「一不小心捅了

進去」,對三舅媽也想照方抓藥,就耍起賴來。

  「你這孩子,怎麼得寸進尺呀?我只想陪你玩玩,滿足你的欲望

也就算了,你怎麼要真的肏我?這怎麼可以?我是你親舅媽呀!」

  「親舅媽又能怎麼樣?真正的舅媽都讓我肏過了,何況你還是個

姨太太?更何況……」話一出口,我就知道說錯了,這一定是三舅媽

最忌諱的,我不敢再說下去,怕惹惱了她。

  「姨太太又怎樣?姨太太就低人一等嗎?更何況什麼?你大概是

想說三舅媽是個妓女出身吧?就算是妓女接客還要看心情哪,今天我

就是不讓你肏!不但不讓你肏,剛才說的都作廢,你什麼也別想幹!

現在就給我出去!」三舅媽說到後來已繃起了臉。

  我一時被她弄了個手足無措,不知該怎麼辦,心想:「現在只有

快刀斬亂麻,霸王硬上弓的單槍直入,把她肏上了就不會再生氣了。

」只因此時腦中想起舅媽說的話:「就算你真的強姦了她,她心中說

不定正在暗暗高興呢。」

  遂不管三七二十一,抱住三舅媽就按在床上,這下她真的生氣了

,怒斥著:「喂∼你想幹什麼?想強姦我嗎?」

  「這可是你逼我的,誰讓你把人家的雞巴弄得那麼硬了,又不管

人家了?你又不和我合作,我只好出此下策了,好三舅媽,你就饒了

寶貝兒吧,你就讓寶貝兒來一次吧,我保證讓你得到最快樂的享受,

好不好?」我一邊撒著嬌,手已經伸進了三舅媽的內衣中,抓住她那

豐滿的玉乳揉搓起來。

  這下三舅媽滿臉通紅,像是氣憤到了極點,用力地掙扎起來,口

中也大罵著:「臭小子!給我滾出去!再不放手,我可要救命了!」

  我一聽,忙用嘴堵住三舅媽的嘴,並想將舌頭伸進她的口中,但

她緊閉著朱唇不讓我得逞;我不管那麼多,一只手用力抱著她,讓她

不能動彈,另一只手開始在她的雙乳、陰部來回遊弋。剛開始時她還

用力掙扎,但過了一會兒,她就停止了反抗,一動不動地任我輕薄,

也許一方面知道她的掙扎毫無作用,另一方面因為我對她的親吻、撫

摸已經把她那勉強壓制的慾火引得再次高漲。

  我一覺三舅媽停止了反抗,心中大喜,忙騰出手來,三兩把剝光

了她的衣服,然後快速脫光了自己,迫不及待地伏在她身上,挺著雄

偉無比的大傢夥,對準她那已經淫水漣漣的美穴口用力一戳,「噗嗤

」一聲全根到底,接著用力地抽插起來……

  但弄了幾下感到有點不對勁,她怎麼一動不動地任我肏,卻沒有

一點反應呢?忙向她臉上一看,這倒嚇了我一跳,原來她正在無聲地

飲泣著,晶瑩的淚珠一滴滴地從她美麗的丹鳳眼中湧了出來,這下我

慌了手腳,忙停止抽插,雙手捧住她的臉問:「三舅媽,怎麼了?是

我把你弄疼了嗎?」

  三舅媽並不回答我,只是哭泣的更厲害了。

  「好三舅媽,你不要哭了,求求你,你到底怎麼了?你不要嚇唬



我好不好?」我語無倫次地哀求著。

  三舅媽只是無聲地啜泣,在我的再三追問下,她終於忍不住了,

哇地一聲哭了出來,一邊哭一邊捶著我的胸膛哭訴著:

  「我哭什麼?我恨我自己,為什麼出身那麼貧賤,為替父母還債

被賣入青樓,受了那麼多苦,到現在還讓人看不起?我恨我為什麼那

麼愛你,你心中那麼看不起我,我還不忍心真的拒絕你,而半推半就

任你得手?我恨我自己,為什麼控制不住自己的惜,一經你挑逗就

不能自持,心中也想和你來弄個天翻地覆?你說我該怎麼辦?」

  三舅媽這番哭訴,不禁讓我對她又愛又憐,忙軟語相勸:「三舅

媽,你可誤會了我了,我怎麼會因為你的過去而看不起你呢?我剛才

的話並不是那個意思,我只不過想說:『更何況你比舅媽更年輕,更

需要男人愛的滋潤。』而已,即使我心中想說更何況你當過妓女,也

不是說你如何淫蕩,而是說你既然曾經夜夜銷魂,曾經過過那種生活

,現在你要獨守空房豈不是太折磨人了嗎?

  「親親三舅媽,我從來就沒有看不起你呀,當年舅舅都沒有看不

起你,我憑什麼看不起你?我要是看不起你,我會來向你求歡嗎?我

看不起的女人我是不會和她上床的,好三舅媽,我的親舅媽,求求你

,不要再生氣了,好不好?我愛你,愛死你了,你就不要再折磨自己

了,也不要再折磨你的親外甥了,好不好?」

  「你真的不是看不起我嗎?你真的不因我的過去而瞧不起我嗎?

」三舅媽認真地問。

  「我對天發誓,如果我看不起三舅媽,那就讓我……」

  三舅媽就摀住了我的嘴,連聲說:「寶貝兒,別說了,別說了,

三舅媽相信你,三舅媽相信你!」

  「那你就不要再一動不動地了,趕快和我配合呀!不然我們怎麼

享受這美妙的樂趣呢?」

  「我沒有和你配合嗎?我要是不和你配合,你能脫光我的衣服嗎

?你能把你那玩意兒插進去嗎?我要是不和你配合,你以為那麼容易

就能得手呀?

  「告訴你,男人強姦女人可不那麼容易,不是男人人多,就是把

女人打昏或者用迷藥麻翻,又或者是女人遇事自己先嚇壞了,忘記了

反抗而已;一個男人想強姦一個身體健康、意志堅定的女人是不可能

的,這是我經過多年的親身經歷得出的經驗,你信不信?」

  「我相信,我相信,我知道三舅媽愛我,體貼我,這才暗中放行

,要不然,我現在恐怕連三舅媽的邊兒還沒沾上呢。」

  三舅媽確實是暗中放了行,我才這麼容易地占有了她,她要是閉

門不納,我可真沒辦法。

  「唉,不知怎麼搞的,三舅媽被你勾引得神魂顛倒的,一見了你

這根大雞巴就沒了主意,這才半推半就,讓你的大雞巴給肏了,可是

我心中實在不甘,不甘心被你看不起,所以我才一動不動地任你自己

弄,這樣我心中才好過一點兒……

  「不過說實話,你的雞巴確實太大了,大得讓人意亂情迷,就是

一見它我才沒有了主意。我曾在風塵中滾爬過,說句不怕你見笑的話

,我見過的雞巴可以說不計其數,卻從沒見過這樣大的雞巴。

  「告訴你一個秘密吧,當年我正紅的時候,你父親也曾嫖過我幾

次,他的雞巴是我見過最大的,性能力也最強,每次都把我弄得死去

活來的,我愛死他了,後來嫁給你舅舅後,還和你父親幽會過一次,

衣服都脫光了,差點就要交合,但在緊要關頭,我們猛然醒悟,我怕

對不起你舅舅,他既怕對不起你的兩個媽媽,又怕對不起他的小舅子

,就控制住沒有入港,這件事也到此為止,沒有一個人知道。不過,

你父親一直是我心目中最好的男人,我本來以為他的那東西已經是天

下最大的了,沒想到你的比他的還要大!」

  「原來你和我爸爸還有過這麼一段情呢!噢,我明白了,剛才你

一見到我的雞巴,脫口而出的那句話,原來就是說我父親?」

  「對,就是因為這段情,所以我對你也特別的愛護,你父親去世

後,我著實難過了好幾年,後來你長大了,和他像極了,我不知不覺

就愛上了你,要不,我今天怎會讓你得手?我心中早就在想你了,有

時夜裡睡不著覺,就會想起你父親,接著就想你,慾火難捺時就胡思

亂想,想入非非,幻想著和你父親交合,弄著弄著竟變成了你,你的

雞巴和他的一樣大,你的性能力和他一樣高強,弄得我快樂極了,清

醒過來我就責怪自己,怎麼會在潛意識中盼望著和自己的晚輩性交?

不過自責歸自責,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做荒唐夢,有時做過夢後我就

暗自猜測你的性能力到底有多強,不知會不會像在我的性幻想中那麼

厲害。我原以為自己的這些猜測這一輩子也沒有證實的機會,沒想到

今天終於出現奇跡了,終於讓我看到你的雞巴了,剛才你一把它掏出

來,真的嚇了我一跳,沒想到這麼大,比你父親的還大、還長、還粗

,真是個巨無霸!你這孩子,怎麼長了個這麼大的雞巴?你不知道,

你剛插進去的那一下,真的是很痛,剛好我心中正難過,就趁勢哭了

起來。我真不明白,像我這樣在妓院中混過的尚且受不了,別的女人

怎麼能承受你的性愛?琴姐和雲姐(二舅媽)是怎麼和你好的?她們

兩個能受得了你這大雞巴嗎?」三舅媽好奇地問。

  「你受不了?你說像你在妓院中混過尚且受不了,這話可不對,

可能是因為你的陰道天生就比較緊,你們女人的陰道不是有彈性會伸

縮嗎?不見得當過妓女就變松了吧?」我自以為是。

  「去你的,傻小子,不懂裝懂,是你懂的多還是我懂的多?告訴

你,女人的陰道雖然有很強的伸縮性,不會因為性交而松弛,但是妓

女被肏得實在太頻繁了,有時整晚都不能閒,不停地接客,整個晚上

陰道中都不停地有男人的雞巴來回抽動,日久天長,還是會慢慢變松

弛的,不過也是有限度的,只會松弛到她所經過的最大的雞巴所能開

拓的限度,你想,沒有被更粗的東西憋過,怎麼能松到更大的限度?

而你的雞巴實在太大了,當年我所經過的最大的也不過是你父親的,

也沒你的大,所以我的陰道還沒有擴張到能容下你的大雞巴的程度,

加上這兩年多沒有讓雞巴進去過,有點閉合了,所以我受不了。」

  「噢,原來是這樣,唉呀,那我以後的妻子的陰道不是也會變得

很松嗎?那可怎麼辦?」我為媽媽們、特別是姐妹們擔心。

  「傻孩子,你怕你把她的陰道弄松是不是?放心吧,一般女人的

性交頻律哪有妓女的頻繁,不會弄松的。」三舅媽溫柔地解釋著。

  「要是每晚都性交呢?」我問的可是實情,我每晚都不會閒著。

  「你總不會整晚不停吧?就算那樣也不要緊,我想天下沒有女人

的陰道會被擴到能順順噹噹容下你的大雞巴的地步!退一步講,就算

到那個地步,也不過剛好容下你的大雞巴,你還能得到最好的享受。

」三舅媽很肯定地說,「再說,就算你妻子的陰道被你的大雞巴撐成

松得剛好容下你的大雞巴,那對你來說更是一件好事,因為她們的陰

道那麼松,一般男人的雞巴插進去根本就沒有感覺,更不要說達到高

潮了,只有你的特大號雞巴才能讓她們的陰道有感覺,所以,她們只

有在你身上才能得到應有的享受,因此她們就永遠不會背叛你了,永

遠不會給你戴綠帽,你說對嗎?」

  三舅媽又開起了我的玩笑,這真是天大的笑話,媽媽、姐妹們對

我情深似海、無比愛戀,怎會做對不起我的事?就算我的性能力沒有

這麼強、雞巴沒有這麼大,她們也不會背叛我,更何況我的性能力有

這麼強、雞巴有這麼大呢?

  「去你的,三舅媽,開什麼玩笑,什麼背叛不背叛、戴帽不戴帽

的,她們永遠不會!」我斬釘截鐵地說。

  「好,她們不會背叛你,你的好妻子們不會背叛丈夫,不會給丈

夫戴綠帽,只有你舅舅的妻子才會背叛丈夫,才會給丈夫戴綠帽,只

有你的舅媽們才會背叛你舅舅來和你做愛,只有你大舅媽、二舅媽和

我才會給你舅舅戴……」三舅媽揄挪著我,又想起了什麼停了下來,

轉移了話題,「對了,說到她們,我想你還沒有回答我剛才的問題呢

,我說我尚且受不了,琴姐和雲姐是怎麼和你好的?她們兩個能受得

了你這大雞巴嗎?」三舅媽好奇地追問。

  「你現在怎樣?還受不了嗎?舒服了吧?第一次總是要痛的,她

們也不例外。不過舅媽和我好上是因為我讓小杏在她的夜宵中放了春

藥,她控制不住才讓我得手,那時她正在慾火難捺的時候,陰道已經

充分潤滑和充分膨脹,即使如此也把她的陰道弄破了一點,血都流出

來了,痛得她叫苦連天,眼淚都流出來了。

  「二舅媽則不同了,她雖然只經過舅舅的雞巴,但她那裡卻比你

的還要松,因為她經常和香菱互相手淫,她倆的陰道都挺松的,所以

也還算順利,不過我的雞巴確實太大了,她也曾被我弄得喊疼,好了

,不要說別人了,三舅媽,你不是想就這樣說一夜吧?你不想試試我

的性能力嗎?」說著,我用力抽插起來,粗大的龜頭在她的陰道深處

用力挺動,直抵子宮頸。

  「哎喲,你這孩子,怎麼這麼性急?三舅媽都兩年多沒來過了還

不急,你這天天肏女人的還急嗎?我相信你的性能力也一定比你父親

更強,更會肏女人,行了吧?」三舅媽取笑著我,開始迎合起來。

  經過這段時間的調情,三舅媽已經慾火高漲,難以自持,一上來

就是積極的進攻,陰戶配合著肉棒的抽插,瘋狂地向上頂著,豐滿的

玉體像扭麻花似的發瘋地扭動,水汪汪的丹鳳眼,嫵媚地望著我,口

中也開始叫起床來:「啊……好……好狠……頂得好……再快點……

啊……好熱……好硬……好爽……插吧……肏吧……啊……啊……」

  我看著三舅媽被挑起慾火後的桃紅臉蛋,她也看著我那英俊的臉

龐,一股熱浪同時湧上了我們的心頭,胸中的慾火燒得更烈更旺更強

,兩人同時將對方摟緊,就是一陣狂吻,我猛烈地吸吮著她送過來的

香舌,肉棒又加快了速度,一連又是一百多下急抽猛插……

  「三舅媽,怎麼樣,舒服吧?」

  「啊……大雞巴……肏得我…好舒服…讓我喘口氣吧……我的好

寶貝兒…好外甥…小弟弟…親哥哥…你的大雞巴真長……真壯……真

厲害……你是真正的男子漢……是我的……親男人……你真好……」

  「三舅媽,我愛你……」我吻著她剛說了一半,就被她打斷了。

  「不要叫我三舅媽……叫我蓮花……」三舅媽的芳名叫蓮花。

  「好,親愛的蓮花姐,我愛你!」

  「我也愛你……寶貝兒……仲平……親弟弟……親哥哥……親男

人……你要肏死我了……啊…啊…好美…好爽…好舒服…啊…啊…」

  三舅媽一邊用力向上挺動著玉臀,一邊浪叫不已,我見她向上挺

聳的速度越來越快,知道她快要洩身了,就加快速度用力抽插起來,

直肏得她嬌喘不已,用力地挺著豐圓的屁股,迎接著我的雞巴。

  「啊……美死我了……你要肏死嫩屄了……對…對……用力……

好美…再深點…啊呀…肏入子宮去了……啊…有點痛啊……啊…不行

了…要洩了…啊…啊…啊……」她用力地挺送了幾下,再控制不住,

陰道一陣顫動,子宮口一張陰精一下子噴了出來,她也隨著癱軟了。

  「蓮花姐,怎麼樣,我弄得好不好?你還滿意吧?」

  「好……好……你弄得我快上天了……三舅媽愛死你了。」她有

氣無力地回答著我,不知不覺中又成了我的三舅媽。

  「可是它還沒有軟呢,你這個忙還沒有幫完呢!」說著,我挺動

依然堅硬如鐵的大雞巴在她的陰道深處用力頂了兩下……

  弄得三舅媽又是一陣顫抖,忙向我求饒:「好孩子,你就饒了三

舅媽吧!啊呀……別動……好仲平,你饒了你的蓮花姐吧!」

  「不行,你也是過來人了,你說我現在這種情況能停下來嗎?」

  她也知道這是實情,忙說:「那你也得讓我稍微休息休息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