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雪兒的換妻經曆(8-10)

(八)——解開心結(上)

從刺激和緊張的情緒松懈下來后,突然感到的是一種空虛和后悔…老婆現在躺在那個按摩師的懷里

,柔嫩的陰道里灌滿了男人的精液…我默默出門,開車去他們正在交合的酒店…..一路感覺像是抽脫出

了這個世界,耳畔很靜,腦子里滿是幻想著我可愛的老婆與那個按摩師做愛的鏡頭。

  

    猶豫著還是敲開了他們的房間,按摩師給開門后又回到床上摟起老婆,老婆軟軟地躺在按摩師身

上,看到我來了,害羞的埋下去…他們似乎並沒有發現我情緒的變化。按摩師傅仍揉著老婆雪白綿軟

的乳房,又分開了老婆的雙腿,老婆雙腿間能清晰的看到一些白色黏液….

  “兄弟,看看,故意不讓她洗,就是爲了讓你看看戰果,哈哈。”

  

    說著,按摩師傅放平了老婆的身體,按壓老婆平滑的小腹,隨著按摩師按壓的動作,老婆粉紅細嫩

的小肉洞里不斷擠出按摩師注入的精液。老婆害羞的把兩個手搭住按摩師手臂,想要阻止卻沒有一點

力氣。

  “求你,別按了,老公不要看,不要看….”老婆嬌滴滴的說。

  

    按摩師扶著老婆的屁股將老婆的身子對正了我的視線,兩個手指深入一點老婆的肉洞慢慢扣進去,

又是一點精液滲了出來。按摩師用手上下滑動,沾滿了老婆的淫液和自己的精液,快速的在穴口摩擦

  老婆有氣無力的叫喊著:“啊..不要了…不要了….啊…啊….”而老婆的穴口和按摩師的手和胳膊因爲

快速的摩擦,淫液慢慢范白,粘稠一片。

  按摩師有意用腕關節刺激著老婆的陰蒂,老婆又慢慢迷離,按摩師把胸故意靠向老婆嘴邊,雪兒

竟然很主動的用小舌頭開始舔他的乳頭。這麽淫蕩的畫面不旦沒有激起我的興奮,反而讓我有些不安

和惱怒。

  “行了,你們快去洗洗吧….”我帶著怒意的說到。

  狀態之中的老婆和按摩師嚇了一跳,他們大概沒想到我爲什麽心情會和剛才電話中變化這麽大,

老婆立刻並緊了雙腿,按摩師知趣的拿開了摧殘雪兒嫩穴的手,溜進洗手間。

  回家的路上,雪兒無語,往著窗外不斷流淚,我既想安慰,又仍有些嫉恨,亦是無語到家。連續

幾天晚上,我們都是相視無言,我想靠近雪兒的時候,她就把我推開,從前活潑可愛的雪兒變得難以

接近。我開始后悔起當時的莽撞,是自己期望老婆去和別人做愛,是自己答應按摩師去調教雪兒變成

小騷婦的,卻在老婆勇于在我面前改變時突然打斷了,這幾天每每看她流淚,就非常心疼,客觀地說

當我在電話這段盡情想象雪兒被按摩師征服在跨下的時候,沒有一點惱怒或后悔,只是希望老婆能變

的越來越騷,越來越淫蕩。老婆其實在經曆徹底的釋放和滿足后,人也越發滢潤起來,小臉更家嬌媚

,胸也明顯感到挺了一些,多了幾分女人的氣息。

  老婆總在月經來前的幾天和剛過后的幾天性欲特別強烈,我摸算著日子,在老婆月經來前的一天晚

上不顧老婆的堅決反對,將睡下的她摟在懷中。

  “老婆,老公錯了,我不該那麽突然打斷你….這些天我想了很多,是老公期望老婆變得更女人些,

是老公想讓老婆得到充分的滿足,老婆下了這麽大的決心爲老公去改變,而老公卻沒有理解老婆的用

心,我很后悔,老公很想再看到那個誘惑的老婆,好嗎?”

  “不,不是你錯了,是我錯了,女孩應該安分守己,不該做那樣的事,是我對不起你。”雪兒冰冷而

堅定的說。

  我靠近老婆的耳朵輕聲呼氣,同時用手滑過雪兒敏感的身體:“老公並不想要一個安分的醜婦人,

老公希望雪兒能盡情享受性愛,老婆沒有發現這段時間自己變漂亮了麽?胸都變的更挺了。”

  老婆想拽開我撫摩她胸部的手,無奈我死死按住,用手指不停撥弄她的乳頭。老婆身體微微顫抖,

雖然不理會我的問話,但我知道她已經有點反應了:“老婆,老公真的不是因爲你和別人做愛生氣,

只是因爲老公太愛你了,越是愛你就越擔心自己不能給你帶來滿足,越是嫉妒能給你帶來高潮的人,

我怕他們把我的雪兒搶跑了,那天我在電話里聽到你高潮的聲音,直接射了出來,男人一射出來,激

情酒會降低許多,擔心就會上升,所以才那樣的。”

  “那老公我以后在也不要被別人欺負了,不要你擔心,我也愛老公….”雪兒身體漸漸不安分起來,

用她的小手按住我輕撫她乳房的手向下壓,屁股也悄悄摩擦著我的雙腿。

  “不,老婆,老公已經放下最后的擔心,老婆是愛老公的,就像我愛老婆一樣,愛你就應該讓你得到

最好的,老公還想要一個騷騷的老婆,還想看你和別人做愛,還想讓你高潮,老公下次和那個人一起

插你好嗎….”我用嘴唇含住了老婆敏感的耳朵,用舌尖挑逗著,同時手也更用力的揉壓雪兒的乳房,

故意用撐起的帳篷頂在雪兒的屁股上。

  雪兒由前段時間的欲望膨脹突然冷了這麽幾天肯定已經饑渴難耐,再加上月經前是她最敏感的時間,

這樣的挑逗已經讓她身體崩潰,她主動翻過身來,用熱烈的舌吻回應我的挑逗,同時用玉手深向我的

陰莖揉搓起來….這是我從認識雪兒后從來沒有的動作,她居然主動揉搓我的陰莖…小手開始還很生澀,

怕怕地碰了上去,找到位置后就上下搖動起來,我想這一定是按摩師教她的吧。

  “老公,我要你…哦..哦…我害怕和別人做愛…我不想變成壞女孩…..”老婆享受著我的侵占,但明顯地

還是多了份顧忌….

  “不會的,老婆是好女孩,老公要的好老婆就是能和別人做愛的,能和好多不同的男人做愛,每次都能

體會到高潮,把你的心放在老公這兒,把你的身體交給能滿足你的人,老公要和別人一起把你插到高潮。”

我揉開雪兒的小屁股,分分合合地拉扯,老婆開始主動尋找我的乳頭舔起來。

  “雪兒怕老公再生氣,怕老公不要我了….”

  “老公就喜歡又騷又淫蕩的雪兒,只要雪兒讓別的男人插,老公就永遠不會不要雪兒,雪兒要是不讓別

的男人插了,老公就不要雪兒了,明白了嗎?”

  

    我托著雪兒的嫩乳,把雪兒的身體擡起,用她晶瑩的濕透的肉洞對準我的發漲的龜頭,狠狠插向了底端。

  “啊….啊~~老公~~老公~~我要~~我要~~~雪兒是騷老婆…”雪兒顫動的呻吟著,身體努力上下搖晃。



  “那老公再叫那個按摩師來調教你好嗎?老婆想繼續讓他操嗎?”我一下比一下用力,釋放我心中的欲火。

  “好…啊….啊….可是…哦…..上次老公讓他走了..啊~~~老公~~再深點~再深點….不好意思…叫他來….”

  也是的…上次的事其實很尴尬,本來已經和按摩師說好了調教雪兒,卻當面回退了他,怎麽好意思再讓

雪兒主動邀請他來干雪兒呢…我也不好意思說上次因爲我射完后悔了,現在又想讓他干我老婆了….想著覺

得不知該怎麽做,興趣減少了很多,不免有點軟了下來。雪兒很不滿的用雙乳附到我身上,邁力前后移動

著屁股,想加大抽插的力度….

  我和老婆這一段段經曆走來,每次都伴隨點偶然的因素,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有意安排如此….老婆的電話

突然響起來,索然無味的我們拿起來一看,竟然是那個按摩師打來的….從那天以后按摩師再也沒主動聯系

過我們,而我們又沒主動聯系過他….那這次的來電是什麽用意呢?雪兒和我看到是按摩師打來的電話,同時對視了一眼,都有著說不出的矛盾,似乎都在退縮,又似乎都

在對方眼里尋求鼓勵。房間里異常安靜,只有電話在我手中的來電鈴聲。

  ……氣氛凝固……

  過了會,我慢慢想把電話拿到耳邊,雪兒按住了我的手,不讓我接,我們一直看這彼此的眼睛,直到電

話鈴聲停掉….不由同時笑了出來。

  “又不是做賊…怕什麽,真是的,你說他爲什麽打電話來?”我放下手機,托起老婆的雙乳,慢慢移動

著尋找剛才的激情,這麽一個電話還真有點興奮劑的作用,老二又漸漸恢複了活力。

  “不知…恩….恩….想操我呗..西西…啊~~啊~~老公輕點~~”

    當雪兒從嘴里說出“想操我”三個字的時候,我突然莫名興奮起來,陰莖迅速充血膨脹,我狠命地插了

兩下雪兒的小騷洞,老婆突然挨了兩下,有點招架不住地軟下來。

  “那你怎麽不接?騷逼,剛才不是還想讓他操麽?他怎麽知道你電話?你想讓他以后操你所以那天告訴

他的?要是他再打電話來,就讓他操……“

  

    ”嗡~嗡…..“我還沒來得及說完….老婆的手機又響了…帶著點期待和不安我拿過手機,還是那個按摩師打

來的,看向雪兒,她也正不安和羞澀地看著我。

  我再次慢慢把電話拿到耳邊,雪兒伸手過來想按住,卻又沒剛才那麽堅決,按了一下我的手又順著我的

胳膊滑下附下身來,摟住了我……

  

    “喂…”又響了幾聲,我平靜了一下心情,接了電話。

    ”雪…哎?兄弟,你好,這麽晚打電話冒昧了,我以爲雪兒接呢,抱歉。“

  

    ”我們在一起呢,怎麽了?有什麽事嗎?“我盡量平靜,既不流露出興奮和緊張,也不能讓他感覺到我還

對上次的事留有余愠。

  

    “前些時間比較忙,沒有聯系你們…而且,說實話,也是害怕上次你們生氣。”他試探著說。

  “哦,沒有,上次有點煩心事,突然著急了,失禮,我和雪兒還說什麽時候請你吃個飯賠罪呢。”我說

著用右手找到雪兒左乳的小乳頭玩弄起來,雪兒也配合的夾住我的陰莖,前后移動著身體。

  “該賠罪的是我,今天就是爲這個打電話的,我也是今天剛知道一個消息,XX灣那邊,剛開了一個溫泉

會所,知道的人還不多,獨院小棟,露天溫泉,硬件設施很好,車程也就2個小時,很適合周末去休息。我

想明天請你們去那邊,泡泡溫泉,周日下午回來,”他一頓“還可以幫雪兒按摩下,放松下。”

  他到是真會找時間,今天周五,這個周末也確實沒什麽安排…看看雪兒,她聽完了也半擡起趴在我懷里的

身子看著我,我詢問眼神的看了看電話,雪兒不回答我,還是前后扭著她的小腰,好像正在想把我的老二再

搖大一些。

  “兄弟,怎麽樣?那里環境確實很好,我上周剛路過看了下。”

  “哦,我們平時也不怎麽泡溫泉的,而且像你說的這麽好,價格也一定不便宜,你平時按摩很辛苦,賺

得也不多,不能讓你請我們。”我有些想去,剛才的電話斷掉后就有些遺憾,和雪兒晚上的交流,又堅定了

我淫妻的想法…但我了解雪兒的性格,她現在肯定是有點想去的,但如果草率的答應了,雪兒肯定會拒絕和

反悔,所以只能再等等看。

  “那邊剛開,不貴,其實我已經訂好了一個半山腰的獨棟,院里就是溫泉池,躺里面俯看整個山谷,你們

要是不來,就浪費了。”

  “你都訂好了?那怎麽辦,老婆?”聽著按摩師說的,我早已沈浸在按摩師把他那粗大的雞巴插入老婆

細嫩的肉洞里的回憶和幻想中,我的雞巴很快膨脹起來,我把電話伸給老婆,同時加大了腰的擺動力量,用

力的抽插雪兒。

  雪兒被刺激了這麽長時間,停停插插,已是饑渴難耐,感受到我的雞巴變大,她也配合的坐直了身體,迎

合著我的沖擊。

  雪兒接過了我遞過去的電話充滿興奮又略帶緊張地說:”喂..啊..是我….啊…啊….“雪兒努力的克制自己叫

床的聲音。

  “雪兒,很想你啊,最近忙麽?變漂亮了嗎?泡泡溫泉對皮膚好,你和老公躺在池子里就能看到滿山的景

色,很美,泡累了,我還可以給你揉揉屁股啊。”

  聽著按摩師勾引雪兒,我特別興奮,呼吸越來越急促,兩只手扶著雪兒的腰,一舉一墜,充分配合著腰的

頂起和落下,一次又一次用雞巴沖擊老婆的肉洞。雪兒肉洞里分泌的愛液也越來越多,我知道雪兒已經完全

進入狀態。

  “我…哦..不知道…老公…啊…說了算..啊…恩…恩..“雪兒極力克制著自己下體的興奮和叫床的聲音,但不時

“恩,恩”短促的叫床聲已經出賣了她。

  “我同意了,就問雪兒同不同意,你同意了咱明天就去,你,同,意,麽?”最后問雪兒的話我每問一個字

就粗暴地插入一下。

  ”雪..啊..啊…同…意..啊….“雪兒左手揉搓著自己的乳房,說出了同意。

  ”雪兒是不是在被操呢?哈哈,那我明天開車接你們,就在上次那個酒店門口等你們,早上8點,不見不散。“

  雪兒扔掉電話,狠狠地吻向我,用舌頭推送給我她甘甜的蜜水,她加快了腰的扭動,在我們最興奮的時候,

用她看上去粉嫩晶瑩,有無比淫蕩的小肉洞洗干了我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