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的極限

第六章 軟臥上的調教

撿起桌上發黃的草繩,一股騷氣迎面撲來,上面還依稀可見一塊塊乾澀的

白色汙跡。繩子雖然還有少量的糙刺,但大部分早已被磨光,可見已經被它的

主人用過很久了。

  「之前你說段叔把你吊在老樹上,用的就是這個吧?」我看著瑩兒問道。

  「嗯。」瑩兒臉一紅,不敢直視我的眼睛,點了點頭。

  「那你是不是得教教老公怎麼用啊?」

  「我怎麼知道你們這些變態男人的玩意兒?你。。。你愛怎麼用就怎麼用

唄。」瑩兒更加不好意思了,聲音像蚊子似的。

  「哎。。。書到用時方恨少啊!」我心想,雖然我對日本SMAV的鑒賞經

驗可謂已到達」黑段「的級別,但這卻是我第一次理論付諸實際。腦中晃過無數

AV裡的片段,決定先打個簡單的鬼甲縛。一是怕自己在瑩兒面前出醜,再來自

己對SM裡面的繩綁興趣並不是太大。我在乎的不是把繩子綁成什麼漂亮的形狀,

而是讓瑩兒產生生理上的束縛感,和在心理上意識到自己一個被調教者的身份,

畢竟我們的這種關係才剛剛開始。

  「這繩子上的白斑是什麼?」我把繩子往瑩兒鼻子前湊了湊。

  「不要鬧啦。。。小變態。。。」瑩兒邊躲邊說「我不告訴你。。。你。

。。你明明知道那些是什麼的。。。」

  「哎。。。老婆。。。你怎麼還是不知道老公想要什麼呢?」我有點失望

一屁股做在臥鋪上。

  瑩兒發覺我停了下來,有點不知所措,跑過來抱著我的胳膊說「老公。。。

老公。。。你別生我氣啊。。。你想要怎樣都可以,你告訴我,我。。。我都

會努力去做的」

  「我知道自己在這方面也許和段叔差很遠」瑩兒聽到這個名字,臉又是一

紅「但你是我老婆,我不想傷到你,所以我不敢太過分,我其實也只是享受你

的反應。看到一個在大家眼裡的乖女孩,在老公面前變成一個人盡可夫的騷貨,

這種落差會讓我很有成就感」

  「嗯。。。人家明白。。。人家以後會。。。盡量配合老公的。。。」瑩

兒搖著我胳膊撒嬌道「那老公你不生氣了吧?」

  「我原本也沒生氣啊,其實我覺得現在我們兩個這樣真的很好,有什麼都

可以說出來,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想法」我親了一下瑩兒的小嘴,笑笑說。

  「嗯,老公。」瑩兒用大眼睛看著我說「其實。。。你不用怕傷到我。。。

我都可以受得住的。。。」

  這是給我暗示嗎?我心想,那還等什麼,上吧。

  我幾下扒掉了瑩兒的連體絲襪,把繩子從中間對折套在了她的脖子上,讓

繩子從肩兩邊垂了下來。接著在瑩兒的鎖骨,乳溝,肚臍,恥骨位置各打了個

結,最後從胯下勒到背後。

  從瑩兒的小騷屄勒過的時候,還故意把兩片陰唇用繩子壓住。

  「啊。。。」瑩兒一聲輕呼。

  「弄疼你了嗎?」

  「沒。。。沒有。。。」瑩兒的呼吸卻漸漸變快了

  我手沒停下,在瑩兒背後把繩子順著脊椎向上,對應著身前的繩結在背後

也做了四個扣,最後從脖子後面的繩子裡穿出。接著把繩子分左右兩股從腋下

伸到身前,再分別橫向穿過身前和身後的繩結,邊整理繩子的位置邊收緊繩子,

每次用力拉緊的時候都能聽到瑩兒的輕呼,我也漸漸感覺到了繩綁的快感。

  被綁緊的瑩兒,兩頰緋紅,越發顯得芙媚了。兩隻大乳房被繩子勒的更加

堅挺,充血的乳暈和搖晃著乳鈴的乳頭,讓人有一種想咬一口的衝動。同時一

流透明的淫液滲出瑩兒的小穴,慢慢順著大腿留了下來。

  「老婆,你真美。」我發自內心的讚歎到。

  瑩兒不好意思得低下頭。

  「怎麼樣,現在可以告訴老公,那繩子上的白斑是什麼了吧?」我笑到。

  「嗯。。。是。。。是我和媽媽的。。。淫。。。淫水。。。」瑩兒小聲

得說

  「大點兒聲,老公聽不到。」

  「是。。。是我和媽媽的淫水!!!」瑩兒咬咬牙,大聲的叫到

  「對。你看,這才是真正的瑩兒,老公就想要看到真實的你」

  我從瑩兒的化妝包裡取出嬰兒油,滴在瑩兒的鎖骨上。看著嬰兒油順著乳

溝慢慢流下,我克制著自己的慾望,用手沾著油,塗抹著瑩兒的身體。

  「嗯。。。好舒服啊。。。老公。。。」

  「我綁得怎麼樣?喜歡嗎?」我問道

  「嗯。。。喜歡。。」瑩兒轉過身,香唇微微翹起,尋找著我的嘴唇

  「比段叔的如果?」

  每次聽到這個名字,瑩兒都有或多或少的反應「。。。你比他的好。。。

他綁得我很緊。。。」

  瑩兒說得是實話,我還是下不去狠手,我也許永遠也下不去狠手,因為我對

瑩兒的憐惜。我心裡漸漸覺得,我們需要另一個人,一個段叔,但這種想法稍縱

即逝,瑩兒和我現在都還沒準備好。

  我在瑩兒身上遊走的手最終停在了她的騷穴上,右手的中指和無名指在瑩兒

氾濫地淫水的潤滑下,沒有任何阻力得滑進瑩兒的陰道,我的拇指則沾著她的淫

液,在他的陰核旁輕揉。

  被草繩勒緊的陰部更加緊密地包裹著我的手指。我選擇不去直接刺激陰蒂,

因為瑩兒慾望的激發,就像慢火煲湯一樣,慢慢升溫才能來得激烈,來得長久。

  「哦。。。哦。。。老公。。。我好舒服。。。再。。。再往裡面點兒好嗎?

」瑩兒已經漸漸發情了。

  這時的我卻在腦海裡尋找著下一個調教點,讓瑩兒輕鬆的到達高潮不是我想

要的,甚至讓她得到高潮是調教的禁忌,只有讓她在高潮的邊緣遊走,卻總是攀

不到那個高點,才會讓她淫態畢露。

  「下一站是XXX,由於前方列車晚點佔用本列車軌道,列車將在XXX站停留

一小時,給您帶來的不便。。。。」沒等廣播結束我的腦海中一套完整的調教方

案已然成型。

  我把餐桌上的東西一掃而空,接著把瑩兒抱了起來「來,小騷貨,給老公表

演個節目」說著,我把驚叫中的瑩兒放到了餐桌上。

  「高中畢業後,老公就沒看過你跳的新疆舞了。那時候全班男生都被你跳得

神魂顛倒,呵呵。。。你知道嗎?我那時候在學校裡有多牛氣嗎?我是整個學校

男生的全民公敵!」

  瑩兒雖然沒有維族血統,但卻是她媽媽當年在新疆插隊時生的,也許真是一

方水養一方人,瑩兒高高的鼻樑和微微內陷的眼眶加上白淨的皮膚,曾讓很多人

錯以為她是維族女孩。所以學校音樂老師曾到我們班上,點名指定她去學新疆舞。

每次校慶活動或是領導視察,瑩兒都會被從班上叫走去表演。回憶起當年的這些

點滴片段,我現在依然激動不已。

  「這麼多年,你早忘了吧?」我故意激她。

  「才沒有呢!練了那麼久怎麼會忘?再說你也沒要我給你跳過啊?」瑩兒踩

著15cm的高跟,背對著車窗,小心翼翼的從桌子上站了起來。

  「那,老公,這回你可看好了哦~」瑩兒清了清嗓子,哼起了新疆舞曲,隨

著節奏舞動起身體。

  瑩兒越跳越起勁,我仰著頭也看出了神,跳得是什麼我早已不知道了。只看

到一個腰身被草繩五花大綁的妖艷女子,搖動著奶子上的乳鈴,踏著超高的透明

厚底涼拖,在餐桌上扭動著水蛇腰。

  坐在一旁的我,漸漸失去了空間感,這個窄小的軟臥包廂,已然變成了新宿

街頭的脫衣舞夜店,瑩兒已不再是我羞澀的未婚妻,變成了搔首弄姿勾引日本變

態老頭的脫衣舞孃。

  車窗外的燈光漸漸亮起,我知道,列車快到站了。

  瑩兒依然沈浸在新疆舞曲婉轉的異域旋律裡,完全沒有察覺外面的變化。

  車速逐漸慢了下來,車窗前晃過幾個在月台上等車的人影,接著車底傳來陣

陣剎車片的刺耳摩擦聲,和車廂間互相擊撞的聲音,列車停在了這個山東境內的

小站。

  我不知道是應該慶幸還是失望,這個鄉級小站上下換車的乘客實在是太少了。

我們這個軟臥包廂的活春宮表演竟沒有引起任何在月台上等車人們的注意。

  就在我糾結該怎麼繼續的時候,車窗突然被什麼東西」咚咚咚」的敲了三下。

  瑩兒尖叫一聲,從桌上跳了下來,躲到了旁邊的臥鋪上。

  「咚咚咚」又是三聲,我定睛一看,原來是一根木棍。再看看一旁的瑩兒嚇的

小臉都煞白了。

  「誰啊?」我拉開車窗把頭探了出去。

  「大哥,要礦泉水嗎?」藉著站台昏黃的燈光,只見一個13,4歲模樣的男孩,

穿著沾滿汙垢的舊軍裝,舉著一根長棍站在車窗外。列車的車窗對他來說太高了,

那幾聲肯定是他用那根棍子敲的。

  「不要!不要!」我衝他沒好臉的甩了甩手,心想你個小兔崽子差點壞了老

子的情志。

  「我這還有扒雞和二鍋頭,大哥要不?」那孩子完全沒有要走的意思。

  我剛要開罵,轉念一想,我靠,這不就是天賜給我的調教良機嗎。

  「你有扒雞啊,怎麼賣?」

  「大哥你要扒雞是吧?你等著啊,我去給你取來。」還沒等我說話他就一溜

煙的跑走了。

  我往外探了探頭,這個小站的月台上已經沒有什麼人了,而且入夜已深,大

部分的乘客都已經入睡。心想這孩子為了生計這麼晚了還在賣東西,也怪不容易

的,今天老子就犒勞犒勞你。

  「別亂買外面的東西,小心吃壞肚子」瑩兒在一旁埋怨道。

  「我不吃」我壞笑到

  「那你買它幹嘛?我可不吃」瑩兒說

  「因為這是你的下一個任務」我邊說邊從臥鋪上抱起了瑩兒

  「我要你去跟他買」我頓了頓「但是不能用錢,嘻嘻」說罷把掙扎中的瑩兒

又放回到餐桌上。

  「老公。。。我怕。。。」瑩兒跪在餐桌上,雙臂抱胸縮成了一團。但她還

是吸取了我剛剛發脾氣的教訓,不敢擅自從餐桌上跳下來。

  「老公今天要看看你怎麼把這個扒雞不用錢買回來。你別怕,那只是個13,4

歲的孩子,你做什麼都可以。。。」我知道瑩兒有顧慮,繼續說「你想想看,中

國有那麼多人,這麼個荒郊野外的小站,你這輩子再遇上這孩子的幾率比中體育

彩票還小,你有什麼可擔心的?再說他又上不來,不能真把你怎麼樣,就算他上

來了,不是還有老公保護你嗎?」

  瑩兒知道是拗不過我的,而且這是個聽起來就很刺激的玩法兒,更重要的是

有了之前淫穴刺激的鋪墊,刺激著瑩兒的淫慾,讓她慢慢打開了遮擋乳房的雙臂。

  我順勢從身後抓住了她的大奶子,像個小孩跟小朋友炫耀玩具似的蹂躪著,

另一隻手摩擦著瑩兒的會陰和濕潤的陰道口。

  「哦。。。老公。。。」瑩兒輕吟著,閉上了眼睛。

  眼見遠處一個身影衝著這邊跑來,我身體一側,躲在了旁邊的窗簾後面。

  「扒雞來啦」瑩兒被嚇了一跳,反射性的用手擋住了胸部。

  「咦?大哥呢?」孩子問道。

  我指了指我自己,搖了搖手。瑩兒心領神會。「哦。。。他啊。。。他不在

。。。他去上廁所了」

  「那這扒雞。。。」孩子低著頭,好像還沒察覺出眼前這個女人有什麼不太

對勁的地方。

  我示意瑩兒把手拿開,瑩兒紅著小臉看看我,再看看那孩子,狠了狠心,把

手漸漸移了開。

  「沒關係,你賣給我吧。」

  男孩高興的擡起頭,看到上身赤裸的瑩兒,「啊!「的一聲嚇得往後退了兩步。

  我插在瑩兒陰道裡的手指,清楚得感覺到她陰道的一陣抽蓄,瑩兒的淫慾被

勾起來了。。。

  「你。。。你別跑,你的扒雞,我要」瑩兒探出頭,把大奶子故意露出窗外。

  「姐。。。姐姐。。。你的衣服呢?你怎麼被繩子。。。」男孩已經看傻了,

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哦,沒事兒,這繩子是。。。是姐姐的衣服。。。好看嗎?」瑩兒瞄了一

眼旁邊的我,還故意用手把胸部往上托了托,我舉起大拇指表示讚賞。

  「好。。。好看」男孩雖然有點兒不好意思,但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過瑩兒

的兩個大奶子。

  「小弟弟。。。姐姐想跟你商量一下」瑩兒把頭髮向後甩了甩,把頭髮在後

面綁了個馬尾,胸前的乳鈴隨著她的動作叮咚亂想,甚是好聽。

  那男孩早就看呆了,這也許是他這輩子看過的最漂亮的城裡姑娘吧。我掀開

窗簾的一個小縫,在車廂明亮的燈光的反射下,清楚的看到男孩的褲襠已經支起

了個小帳篷。

  「姐姐想吃扒雞,但是。。。但是姐姐身上沒有錢,你可以把扒雞送給姐姐

嗎?」看到那男孩對自己沒什麼威脅,瑩兒漸漸放下了心理壁壘,慢慢進入角色。

  「這。。。這。。。不太。。。」孩子結結巴巴得說著。

  我對瑩兒打著手勢,指了指她的胸部。瑩兒猶豫了一下,還是將身子往車窗

前挪了挪,把整個胸部探出車窗

  「來,小弟弟,你不是喜歡姐姐的衣服嗎?姐姐給你摸摸看,你要是摸好了,

就把扒雞送給姐姐,好不好?」

  男孩看著從車窗裡垂下的兩個大奶子,上面還有兩個一晃一晃的鈴鐺,他哪

見過這種陣勢,傻傻的站在原地。

  「來,別怕,姐姐讓你摸的」瑩兒又往外探了探,我從身後拉著瑩兒身上的

草繩,深怕她從車窗上翻出去。被拉扯的鬼甲縛擠壓著瑩兒的胸部,兩個大奶子

因為充血顯得更加嫩滑誘人了。

  男孩顫顫幽幽的踮起腳,把小手伸到最高,一把抓住瑩兒的一顆大奶子。

  「啊!!!」瑩兒一聲輕叫,又是一縷淫液從大腿側流了下來。

  這是瑩兒在我面前第一次被另一個男人(男孩?)侵犯。感覺怪極了。毫無

嫉妒感,有的只是無限地性興奮,我更加確認了,這就是我要找的感覺。

  瑩兒看著一旁喘著粗氣的我,臉上也有一種說不出的成就感。

  我的未婚妻,那個曾被我懷疑性冷感的瑩兒,此時此刻,在這個不知名的小

車站,在我的面前,被一個陌生的小男孩撫摸著乳房。這一切刺激著我的每一根

敏感神經,我甚至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心臟猛烈的撞擊聲。

  「摸夠了吧」瑩兒從窗外探回身子「把扒雞給姐姐吧」

  「嗯。。。」男孩還在猶豫著,我看著他個頭不過1米4,心想要不是他個子

不夠高,剛剛估計吸瑩兒奶子的心都有。

  「我。。。我還想。。。看看姐姐下面。。。」

  這一句把我們倆驚著了。心想我們低估這倒黴孩子了,原來也不是個省油的

燈。

  瑩兒面露難色的看著我,我知道她在等著我的反應,於是壓低聲音說「老婆

你真棒,老公愛死你了」

  受得鼓勵的瑩兒咬了咬下唇,慢慢從餐桌上站了起來。

  「你這個壞小孩,姐姐給你看過下面後,就要把扒雞給姐姐哦?」說著,瑩

兒試著保持著身體的平衡,把右腿擡起,架在了車窗的窗框上,回頭看著眼睛快

噴火的我。

  「老公。。。你的瑩兒被別人都看光了。。。你喜歡嗎?。。。」邊說邊把



雙手伸向身下,梳理了幾下沾滿淫水的陰毛,把兩片大陰唇慢慢往兩邊扯了開去。

  我在旁邊差點兒噴出鼻血,心中讚歎瑩兒的潛力和可塑性,這些我沒有指導

過的細節都可以創造性的完成。

  「這就是姐姐的騷穴。。。啊。。。」瑩兒閉上眼睛,用一隻手指沾著淫水

輕揉起明顯勃起的陰核。

  「啊。。。姐姐。。。平時都喜歡。。。這樣摸自己。。。啊。。好舒服啊

。。。你要摸姐姐的騷穴嗎?」瑩兒手上有規律的在陰核上轉著圈,逐漸沈浸在

自己幻想的淫境中。。。

  「這個也可以摸嗎?」男孩怯怯的問。

  我靠,我心想,這孩子是塊經商從政的材料,懂得得寸進尺。

  「你。。。你。。。你等等。。。」

  瑩兒轉過頭,拚命向我搖著頭,低聲說「老公。。。這個。。。這個真的不

行」

  我拉下臉,點了點頭,表示要她繼續。

  瑩兒絕望的看看窗外,已經快哭出來了。我心裡一陣揪心的疼,但現在停下

來,就前功盡棄了,後面的部分怎麼進行?我糾結在調教者的滿足感和老公對老

婆的疼惜中無法抉擇。。。

  「好吧。。。」瑩兒無奈地對男孩說。

  「姐姐,那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話音沒落,孩子又不見了身影。

  「老婆。。。今天老公想要你突破自己的極限。」我從窗簾後面出來,對著

可憐巴巴的瑩兒說「到現在為止,除了段叔和老公外,還有沒有別的男人進入過

你的身體?」

  瑩兒流著淚,搖了搖頭。

  「那好,今天老公要求你,讓這個小男孩進入你的身體。」

  「當然,老公不要求說他一定要用雞巴操你的爛逼,但你等一下要勾引他給

你手淫,讓他把手指整根插到你的騷穴裡,他操你的時候,老公要從你嘴裡聽到

你能想到的最淫蕩的話,你聽明白了嗎?」

  我一字一句的大聲對瑩兒說,每一個髒字還都故意加了重音。我認為這是一

種在意志上,控制並摧毀瑩兒羞恥心的最有效方法。

  瑩兒聽完渾身一震,想要說什麼,卻又嚥了回去。

  「老公。。。你說什麼我都會去做。。。但。。。但我被人弄。。。弄髒了

後,你別不要我啊。。。嗚嗚。。。」瑩兒慢慢擡起頭,傷心的哭了。

  「不會的,老公高興還來不及呢」我安慰著瑩兒。

  這時,只見那個黑影又漸漸移動了回來,不過這次明顯慢了許多。近了一看,

我差點兒笑出聲來。這個倒黴孩子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個車站的貨運木箱,整費

力的往這邊拖呢。

  我示意了一下瑩兒,讓她也準備好,自己又躲回了窗簾後。

  男孩把木箱搬到車窗下,站了上來,身體一下子高了一大截,他下巴已經夠

到車窗的下沿,可以看到我們車廂裡的一切了。

  瑩兒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看了看躲在一邊的我,給了我一個微笑。然後

轉過身背對著車窗,坐在了窗沿上,冰冷的窗框讓瑩兒倒吸了一口冷氣,接著她

雙手反勾著車窗的上沿,把屁股慢慢從車窗伸了出去。

  還沒等瑩兒屁股完全出去,男孩的手已經抱住了瑩兒的兩片肥臀。

  「啊。。。老公。。。他。。。他摸到我屁股了」瑩兒輕聲叫到。

  想必男孩是第一次觸碰女體,他上下其手,毫無規律的亂摸,瑩兒則被他弄

得情慾高漲,淫叫連連。

  「老公看不到,告訴老公他在幹嘛?」我低頭小聲問瑩兒

  「啊。。。啊。。。他。。。他。。。在沾著我的淫水,在我的屁股上亂摸

。。。」瑩兒閉著眼,喘著粗氣。第一次在老公面前被另一個男人侵犯,對她來

說也是一種巨大的刺激。

  「你舒服嗎?騷貨?」

  「舒。。。舒服。。。」

  「好了,下面看你的了」我努努嘴,表示可以開始主題了。

  「嗯。。。」瑩兒點了點頭,把頭回過去,對著窗外說「小。。。小弟弟。。

。你摸的姐姐。。。好舒服啊。。。你。。。你知道女人的騷逼那哪裡嗎?」

  「不知道。。。」

  「那你。。。你看到。。。姐姐屁屁中間。。。那個出水的小洞了嗎?。。。

啊。。。」說著瑩兒還把屁股故意往外伸了伸。「那個流著淫水的。。。洞洞。

。。就是姐姐的騷逼。。。」

  「嗯」男孩答道,手卻一直沒停

  「哦。。。老公。。。他。。。他磨的人家小穴好爽啊。。。人家想要他的

髒手。。。操你老婆。。。」瑩兒漸漸上道了,她已經知道突出自己的身份來刺

激她的變態老公了。

  「嗯。。。我老婆真是個賤貨,居然在老公面前勾引個小孩來操逼」我也順

水推舟,接著瑩兒往下說,在語言上繼續刺激著瑩兒。

  「啊!!!他。。。他把手指插進來啦!!!這個小流氓。。。人家分明還

沒。。。啊。。。好深啊。。。」瑩兒淫叫又提高了兩個分貝。

  「好。。。好。。。你操得姐姐好舒服。。。別光用手。。。用舌頭。。。

用你的舌頭添姐姐。。。騷逼上的小豆豆。。。」瑩兒轉過頭,繼續對窗外喊道

「啊!。。。對。。。對。。。就是那邊。。。用力添他。。。用吸的。。。用

嘴去吸它。。。啊啊啊。。。我要升天了。。。」

  突然間,男孩離開了瑩兒的身體。

  「別。。。別走啊。。。我還沒。。。」瑩兒失聲的大叫。

  「姐姐,我下面漲的疼」可憐的孩子,下面是不是已經撐破了。

  我腦中閃過一個更加大膽的調教項目,我看了看表,到站已經快半個小時了,

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得抓緊了。

  瑩兒眼神已經失焦,坐在窗戶上喘著香氣,讓她出面是指望不上了。

  我從窗簾後走了出來,對著站在箱子上的男孩說「你別怕,你從旁邊那個車

門上來,我們的包房是XX號,你上來,姐姐會幫你止痛的。」

  男孩很單純,也沒多想就跳下箱子,往車門處跑去。

  我把瑩兒從車窗上抱下來,她還沒從高潮邊緣退去的失望感中走出來,輕輕

地吐著氣。

  「老婆,你今天表現的太完美了,老公真是愛死你了。可等我們回到北京後,

老公就要開始準備考研了,可能就沒那麼多時間陪你一起瘋了。既然你今晚已經

突破了極限,不如就再往前走走,好嗎?」

  「老公。。。你想讓我和他。。。」瑩兒漸漸回過神。

  「你們做到什麼地步,老公都沒有意見,但至少,我想看你給他。。。吹喇

叭」

  「這。。。」瑩兒還沒反應過來,包間的門已被敲響。

  我不等瑩兒反應,一手打開了門。那個穿著破爛軍裝的男孩站在了我們面前。

我連忙把頭探到包間外,左右看了看,確定沒有其他人後,把男孩拉了進來,反

手又鎖上了門。

  仔細觀看這個男孩,消瘦的臉龐滿是油汙,沾滿汙漬的舊軍裝對他來說顯然

是太大了,是個在火車沿線討生活的苦命孩子。

  「你多大了」我問到

  男孩目不轉睛的盯著一旁縮在牆角一絲不掛的瑩兒,答道「14」

  「碰過女人嗎?」我不想浪費時間,開門見山地問到

  「沒。。。沒有。。。」男孩羞澀的低下頭,盯著自己腳上那雙已經磨破了

的解放布鞋。

  「姐姐漂亮嗎?你喜不喜歡?」

  「漂亮!」男孩看了看瑩兒,又看了看我說「我。。。我喜歡。。。」

  「你下面還疼嗎?」我問他

  「嗯。。。」男孩點點頭

  「你剛剛把姐姐弄得很舒服,姐姐她也很喜歡你,你想不想讓姐姐幫你止痛?

」我故意說給一旁蜷縮著的瑩兒聽

  「嗯。。。」男孩又點了點頭。

  「啊!!!別。。。老公。。。」瑩兒一聲尖叫,我從她身後快速把她抱了

起來。

  我抱著瑩兒,衝著男孩,慢慢把她的大腿分向兩邊,瑩兒淫水氾濫的騷穴一

下子完全暴露在男孩的面前,包房裡充斥著一股騷味,也不知是瑩兒的淫水味,

還是男孩身上的餿味。

  「不要啊。。。老公。。。」瑩兒合不攏腿,只能害羞地用雙手把臉遮了起

來。

  「看,姐姐還沒爽夠,你過來再給姐姐舔舔,把姐姐添高興了,她等會兒就

幫你止痛了」我對傻在一邊的男孩說到。

  男孩往前走了兩步,噗通一下跪在瑩兒面前。用顫抖的雙手撫摸著瑩兒的陰

唇,又把小臉湊近,用力得吸著小穴的騷氣,想必他剛剛受角度和光線的影響,

沒能讓他看清楚,現在才算看個真切。

  「啊。。。老公。。。好。。。好丟臉啊。。。」瑩兒幾近崩潰,她第一次

這麼近在老公面前,被另一個男人看光身體最隱私的部位,而且還是被老公抱著。

  男孩伸出舌頭,清掃著大腿兩側的淫水,逐漸靠近陰唇,而且越來越用力,

最後把整個陰部含到了嘴裡,邊添邊吸,發出茲茲的聲音就像在喝一碗美味的濃

湯。

  瑩兒起先克制著自己不叫出聲,但這種直接感官的刺激是任何女人都招架不

住的,不到一分鐘就開始大聲的呻吟開來

  「啊。。。不要啊。。。好。。好舒服啊。。。老公。。。他的舌頭好軟。

。。我的小穴要。。。要化了。。。」

  「你看人家也辛苦這麼久了,你是不是也應該回報一下人家啊?」我在瑩兒

的耳邊輕聲的說。

  「嗯。。。嗯。。。你個變態老公。。。就喜歡看自己老婆。。。給別人添

雞巴。。。嗯。。。嗯。。。我好不要臉啊。。。嗚嗚。。。」瑩兒帶著哭腔的

呻吟,又把她帶到了高潮的邊緣「嗯。。。好。。。那今天。。。老婆就給你丟

人了。。。」

  瑩兒被我放下來後,腿一軟,也一下跪到了地上。我起身拉起了男孩對他說

「站好了,姐姐答應幫你了」

  男孩兩腿直發抖,一雙沾滿瑩兒淫水的小髒手也不知道該放在什麼地方,但

看得出來,是正在努力著讓自己站直。

  瑩兒慢慢爬到男孩面前,回頭看看我,像是再最後一次確認我是不是真的想

讓她這麼做,我點了點頭,事已至此,已經沒有回頭的餘地了。

  瑩兒慢慢幫男孩脫下舊軍裝褲,一股惡臭鋪面而來,男孩裡面竟沒有內褲,

稀疏的陰毛下面是一隻被包莖包裹的小雞巴,堅挺的舉在跨前,雞巴上滿是汙垢。

  我隨手從包裡抽出一盒濕紙巾,遞給瑩兒,對她說「今天看你是第一次,容

許你用這個,下次再髒的雞巴也要直接用嘴給我清理乾淨,明白了嗎?」

  瑩兒點點頭,用濕紙巾擦拭著男孩的陰莖。

  「啊。。。」男孩反射性的往後一退,想必這應該是他第一次被女人碰觸那

裡吧。

  瑩兒慢慢撥開他的包莖,繼續認真的清理著男孩的陰莖,他包莖裡更是堆滿

汙垢,讓我懷疑這男孩這輩子到底洗沒洗過澡。擦淨陰莖後,瑩兒又繼續去擦拭

他的陰囊,我心想,呦?這個難道你等一下也。。。

  瑩兒跪在男孩面前,用手握住擦乾淨的陰莖,把身子往前湊了湊,經管被反

復擦拭,陰莖還是隱隱發出陣陣臭味。

  瑩兒看著我,皺了下眉頭,伸出舌頭舔了舔男孩的龜頭,可能感覺味道還可

以接受,就張開嘴把他的整根陰莖含了進去。

  「啊。。。」男孩一聲大叫。只見瑩兒的嘴不停的蠕動了幾下,男孩射精在

了瑩兒嘴裡。

  一切發生的太快,我也沒反應過來。

  瑩兒滿嘴精液,傻在那邊看著我,吐也不好,不吐也不好。

  「吞下去!」我命令到。

  瑩兒閉上眼睛,喉嚨蠕動了幾下,一大灘童子精被瑩兒吞到了肚子裡。

  我沒說停,瑩兒只能繼續吸潤。這次男孩沒有讓我失望,射完精的雞巴沒有

絲毫軟下來跡象,在瑩兒的小嘴裡一進一出,雖說是小了幾個號的雞巴,但瑩兒

吸起來也一樣的津津有味。

  又一副極盡淫靡的畫面在我記憶中定格:這個綁在鬼甲縛,帶著乳鈴的淫妻,

在她老公的面前,給一個滿身汙垢的小乞丐舔著雞巴,想到這些我再也控制不了

自己,從身後抱起瑩兒,一招老漢推車,把我的大雞吧從瑩兒的穴口貫穿了過去。

  「啊。。。老公。。。」瑩兒吐出男孩的雞巴,大叫一聲。

  「接著給我吸,把他的蛋蛋也給我含進去。」我一邊從身後大力抽插著瑩兒,

一邊命令她說。

  瑩兒深吸一口氣,把男孩本不是太大的陰莖和整袋陰囊都含進了嘴裡,口中

的舌頭一邊舔舐著男孩的睪丸,一邊把大量的口水留在男孩的肚皮上。

  「你個騷貨,臭婊子,當著老公面吃別的男人雞巴,你他媽的到底要不要臉」

我一邊抽打著瑩兒的肥臀,一邊用力的把雞巴插到最深處。

  「嗚。。。嗚。。。瑩兒。。。瑩兒。。。不要臉。。。瑩兒給你丟臉了。。

。」瑩兒邊哭邊回答我「嗚。。。瑩兒給老公戴綠帽了。。。瑩兒是蕩婦。。。。

嗚嗚。。。你。。。操死瑩兒吧。。。」

  男孩突然緊鎖雙眉,我感覺他也快來了。我順勢拔出沾滿淫液的雞巴,湊到

男孩身邊,一邊擄著管一邊命令到

  「婊子,把我的也一起含進去」

  瑩兒努力把嘴巴張到了最大,才勉強把我的雞巴從另一邊擠了進去,幸虧男

孩的雞巴小,要不然瑩兒的櫻桃小嘴還真撐不下我們兩個的玩意。

  跪在地上的瑩兒擡起頭,用無辜地祈求眼神看著我快速擄著雞巴,嘴裡發出

「嗯。。。嗯。。。」的悶響,兩隻雞巴在她的小嘴裡一進一出,她知道我們已

經臨界了。

  「啊。。。好爽。。。來。。。小弟弟。。咱們一起。。。射給這個不要臉

的騷婊子。。。精液馬桶。。。」我一聲悶叫,無數子孫衝向瑩兒的喉嚨,同時

我也能清楚的感覺到,我旁邊的那根小雞巴也在不停的發射中。。。

  儘管一部分已經被瑩兒順勢吞下,但這麼大量的精液,瑩兒的小嘴是撐不下

的,溢出的精液流得瑩兒滿臉滿身都是。

  極度興奮的瑩兒一倒頭昏了過去,被我接了個正著,我抱起她,輕輕放在臥

鋪床上。

  男孩愣愣的看著我軟下來的大雞巴,快速的提起了自己的褲子。我從錢包裡

抽出幾張百元大鈔,握到他手裡。

  「小弟弟,快下車吧,車快開了,扒雞哥哥不要了,錢你也不要找了。拿這

些錢去上學吧,別在沿途叫賣了。還有,下次有人叫你上車,你千萬不要答應。」

  「謝謝哥哥。。。」孩子看看手裡的錢,又依稀不捨的看了看躺在臥鋪上昏

睡的瑩兒,飛快的跑了出去。

  不一會兒,幾聲氣鳴聲和哨聲過後,火車慢慢的開動了。

  瑩兒被響聲驚醒,喃喃道「老公。。。我剛剛。。。」

  我輕輕摀住她的嘴,溫柔的說「老公都知道。。。老公很感謝你。。。睡吧

。。。睡醒我們就到北京了。。。」

  瑩兒沈沈的睡去,我卻又一次失眠了。

  瑩兒身體裡的野獸,已經被我喚醒,接下來的日子是我們去合力降服它,還

是被它所左右,就看我們的造化了。

  不知不覺中,天邊露出魚肚白,一夜無眠,北京已經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