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師的母愛——Part 5

我回到家,馬上走進老師的房裡,拿了她的內褲和乳罩出來,我是多麽的興

奮,可以在老師的房間欣賞她的貼身物。我把老師的內褲罩在頭上,把自已脫得

精光,躺在老師的床上,套動著我的雞巴,那一種刺激是無比的暢快啊!

  翌日我到商場也買了一套乳罩和內褲,把它們放在一起,然後拿去醫院。

  去到醫院的時候,我見老師的臉色好了很多,我把衣物交給她的時候,老師

不好意思地馬上收在櫃裡面。我也趁著說:「CC,妳把內衣褲換了吧!」

  老師:「那也好,你等我啊!」說著我便扶她到浴室去了。

  我在門口等了片刻,她換好了出來,我扶她到床上,我很緊張,不知她有沒

有穿上我送給她的那套內衣褲?

  老師:「怎麽有一套我沒見過的?是不是我的?你快講!」

  我說:「那一套是我送妳的,妳可別罵我!我怕妳不夠內衣褲替換,所以才

去買的。」

  老師:「我怎麽會罵你呢?高興還來不及呐!要一個大男人去買這些。謝謝

你!小忠,我已經穿上了!」

  我說:「那妳換下來的那套讓我拿回家洗吧!」

  老師羞著說:「那怎好意思呢?我自已回去才洗吧!」

  我說:「不好!放在這裡不太好,妳別不好意思的。我自已拿!」說著我便

拿了,匆匆向她道別:「我晚一點再來看妳。」

  我心裡上好像撿到寶似的,馬上飛奔回家,趕著把欲火發洩出來!

  

  今天,老師終於可以出院了,我來接她回去,走到街頭的時候,老師羞羞的

低聲問:「小忠,你怎麽不拖我了?」

  我心中一喜的說:「CC,我可以拖妳的手?真的?」

  老師臉紅道:「除了在學院,到哪裡你都可以拖。知道嗎?」

  我忙說:「知道了!我好高興!」接著在她手背上親了一下。

  經過這一次,我知道老師和我的感情已經跨越了一大步。

  有一天,我放學途中突然被幾名惡漢拿著棍子突擊,最後一下還是打在我的

雞巴上,我當場昏迷了!在昏迷的一刻,我聽到其中一個人說:「不是每個女人

你都可以騎上去的!」

  當我醒過來時,發現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老師很緊張的來看我,不過經

醫生驗查後,說我也沒什麽大事,只是暫時或長久的性無能罷了。

  性無能!你醫生說還沒有什麽!那我以後怎樣生活啊?我要無奈地面對這個

慘痛的人生,這是不是叫做報應呢?

  老師知道我的病況後,也很著急的問醫生可有複元的機會?醫生只答:「那

要看他的際遇了!」

  老師不停地安慰我,但她的好意竟然變成上天對我懲罰的惡意!明知道我已

不能勃起,卻在我面前擺著一個如花似玉的美女,我的心可多難受啊!

  經過幾天的休養,我終於回家了。到了家裡,我把自已關在房裡,不敢再想

任何事情,只能無奈地歎息。

  往後的日子,我除了上課之外,都是躲在房間裡發悶,老師見了便帶我到外

面走走。老師帶我到公園丶大街丶商場,戲院等等,可是又有誰知道,一個這麽

美麗的女人,她身旁的男人竟然是性無能!最後,我什麽地方也不去了,只在網

上搜尋奇跡,希望能尋找到名醫治好我的病,對其它的任何東西我再也提不起興

趣了!

這一天,我放學後和老師一起回家。自從我變成性無能後,我不再拖老師的

手了,老師雖然不滿意,可是她不想傷害我的自尊心,故此也不勉強。

  老師曾經建議我去看心理醫生,可是我知道,那是非常渺茫的希望啊!結果

在碰碰運氣也好的心情推動下,我終於也接受了。

  我見了心理醫生後,老師很緊張地問我醫生怎麽說?我告訴老師,醫生說他

也沒有辦法,除非醫藥上的治療,再加上個人的意志力,或許會有奇績出現。

  老師緊張地問:「靠什麽是意志力呢?」

  我說:「醫生說是用想像力去刺激性機能的治療法。」

  老師:「那你可以去外面找女子試試看,就算去嫖妓也無所謂啊!也許那些

有經驗的女人能讓你重振雄風也說不定。」

  我說:「讓我考慮一下再說吧!我怕試了以後也無效,反而會加重我心理的

阻礙。」

  老師:「那也是。我不說了,去洗澡了!」

  我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發悶,突然,我發現老師只是把浴室的門半掩,並沒有

鎖上,我好奇地向裡面張望,雖然浴室裡的空間佈滿了水蒸氣,但仍能隱約窺到

老師那副驕人的裸體,可是我卻無心看下去,只把門輕輕掩上後,走回去自已房

間。

  晚上,當我走進浴室裡,發現洗衣籃竟有我朝思慕想的內褲,難道老師今天

故意放在此,是想讓我對女性重新產生性趣?我拿起來嗅了一嗅,那味道雖然很

迷人,令內心產生出一股衝動,可是雞巴還是軟軟的沒有反應!我在內褲上舔了

幾下後,沒趣地把它放回籃子裡。

  我洗完澡後走出客廳,老師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她叫我過去坐在她身旁。

  老師:「小忠,你可以告訴我,以前讓你產生性趣的是什麽嗎?」

  我不知道該怎樣回答,只是默默的坐在一邊。

  老師:「小忠,你曾經幫過我,我想幫回你一次,你就告訴我吧!」

  我說:「CC,我不敢對妳講,怕妳會罵我。」

  老師:「我不會罵你,到底是什麽讓你有性趣呢?」

  我小聲的說:「是…是…妳的…內褲。」

  老師聽了後,臉上馬上泛起一片紅霞,嬌羞的問道:「真的?」我點點頭稱

是。

  老師羞著問:「你上次用酒精擦我胸脯的時候呢?」

  我說:「那是我最感興奮的一刻!要不是我擔心妳的病,當時我可能會強姦

妳。」

  老師:「還有什麽會令你興奮的呢?」

  我說:「除了CC妳的一切外,或者是看色情電影了。」

  老師點點頭說:「我不知道能否幫到你,但我希望你別放棄你自已!我去睡

了。」

  我不知道應該感激呢?還是離開老師,免得她為我擔憂呢?

  這一天我回家去探望母親,母親剛好也在家。

  母親見了我說:「兒子你回來了!你怎麽沒精打采的,有什麽事嗎?」

  我說:「媽媽,我沒事!對了,祥嫂呢?」

  母親:「祥嫂出去了。」

  我說:「媽媽,我也許會搬回來住。」

  母親:「好啊!你在外面住我好擔心,搬回來住我可安心了!今晚你就留在

家裡吃飯好嗎?」

  我說:「好!謝謝媽媽!」

  我打電話回去通知老師,我在母親家裡吃飯,叫她不用擔心。



  晚上吃了飯後,母親和我一起聊天,她把胸口的鈕扣開得很底,差不多整個

乳罩都露了出來,我知道母親是在暗示想和我做愛,可是卻不知道要如何將我的

遭遇告訴她,最後還是母親牽著我的手拉了我進房。

  進房後,母親無言地抱著我,而且把乳房緊貼在我胸膛上,我知道始終是瞞

不過她了,只好向母親說:「媽媽,我本來不想告訴妳的,可是紙包不住火,我

就坦白告訴妳吧!我已變成性無能了!」

  母親聽了後,嚇了一驚的說:「小忠,你不是和我開玩笑吧?」

  我說:「媽媽我沒騙妳,是真的!我本來不想讓妳擔心,其實……」我便將

整件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母親。

  母親說,早就應該不讓我去做那份職業了,今後要我怎樣去傳宗接交待呢?

  母親始終不肯接受現實,她把衣服脫了,然後掏出我的雞巴,蹲下身子用嘴

巴含住不停地舔,可是我的雞巴依然無動於衷,還是軟綿綿的毫無反應!

  母親馬上從櫃裡拿出一支假陽具,把我的手按在她陰戶上,然後邊用手撫摸

自已的乳房,邊把假陽具交給我說:「小忠,插我,插進去裡面!」

  我拿著假陽具撥開母親的陰唇,往那紅嫩的小溪上慢慢地插進去。母親也許

是故意讓我興奮,叫得很大聲,我為了讓母親享受,抽插的同時也把我的舌頭舔

向她的陰蒂,雖然母親被我弄得很興奮,淫水不停地湧出,可是母親和我一樣,

心中的淚水也一直流著!

我始終都不能勃起,房間經過母親高潮的高喊後,現在也變得鴉雀無聲。

  突然聽見有人開門的聲音,是祥嫂回來了!母親衣服也沒穿上,急著沖了出

廳,只留下我一個人在房間。

  片刻,母親帶了祥嫂進房,祥嫂很緊張地拿起我的雞巴放在手上玩弄,可是

玩了好一會也沒有反應。

  祥嫂問我們:「你們兩個剛才在……」

  母親很羞的說:「我剛才不信小忠說的話,和他做個實驗,妳可別誤會!」

  祥嫂支吾的說:「原來如此!小忠,剛才的試驗中你心理上有什麽感覺?」

  我說:「祥嫂,剛才我心理上是很興奮,可是下面卻沒有任何反應!」

  祥嫂:「依我看那還沒什麽大礙!小忠,你興奮的時候試過流出精液嗎?」

  我說:「曾經有流過一次。」

  祥嫂:「那就沒錯了,應該是你的丹田受重擊之後經脈出現紊亂,導致丹田

之氣逆流而上,不能順利抵達下陰,因此你的陽具不能勃起。」

  我聽了後覺得有點希望,高興地問:「祥嫂,妳可有治療之法?」

  祥嫂:「明天我去配幾劑中藥,你記著要連續服用,把經脈調理順暢後就沒

問題了。」

  祥嫂果然替我配來了藥,都是一些粉末,除了要用熱水沖服之外,還不可以

吃生冷東西,我都一一記下了。我將此喜訊告訴老師,她聽了後也為我高興,特

意把我的藥放在餐桌上,在旁邊還多放了一個鬧鐘,怕我會忘記了按時吃藥。

  老師在家裡開始穿著性感的衣服,她的身裁本已像個模特兒:高挺的乳峰丶

竹筍形的乳房,配著那小小的蠻腰丶平滑的小腹丶修長的美腿,還有那迷人的臀

部;有時候穿上一件半透明的睡衣,裡面戴個薄薄的乳罩,下穿一條露出陰毛的

窄小內褲,更加顯得豔麗動人。

  老師的眼神不停地留意著我,當她發現我在窺看她的時候,臉上總是會泛起

紅霞,眼神雖然回避開去,可是身體仍照樣讓我不停地看,毫不遮掩。

  今天老師約了我一起去逛街,可是她卻帶我到一些專賣A片的商場。

  我奇怪地問她:「CC,為何妳會帶我來這裡呢?」

  老師:「我想你買點A片回家裡看,反正我也沒看過,想看看是怎樣的。」

  我心想:妳不是早已有了嗎?還在超人面前扮怪獸!

  我選購了幾套A片後,老師又帶我去另一個商場,我發現這商場裡賣的全是

女人用品,一個大男人到這種地方逛很不好意思,我只好低著頭陪老師一起走。

  來到了賣乳罩和內褲的部門,老師:「小忠,記得你曾經送過一套內衣褲給

我嗎?」

  我點點頭說:「記得,我還送去醫院給妳。」

  老師臉紅紅的說:「那套我穿舊了,你可以再送多一套給我嗎?」

  我說:「CC,當然可以啦!」

  老師低著頭,很羞的說:「可是…這套你可以親手把它穿在我身上嗎?」

  這一個問題,刹那間令我緊張得不會張開嘴巴,只懂點頭。

  經過老師一般挑選後,我們付了錢,老師便帶我到了一間更衣室,我尷尬地

站在門口,她突然一把將我也拉進了進去。我從未試過和一個女人在商場的更衣

室裡獨處,心臟緊張得蹦蹦亂跳,畢竟這是一件很香豔丶很刺激的一回事。

  進入後關上門,老師臉上又羞又紅,把剛買的內衣褲遞了給我,卻矜持地低

著頭說:「你還要我說出口嗎?」當然我替女人穿衣服也不是第一次了,可是現

在的我居然會感到害怕,緊張得渾身發熱。

  我小心地把老師的鈕扣一粒一粒慢慢解下,逐漸露出她身上的乳罩和那白裡

透紅的乳峰;把老師的上衣脫去後,便開始拉下裙子的拉煉,讓那小小的內褲也

呈現在我眼前。我雙手環抱式地把老師抱著,解她乳罩後面的扣子,這時我聽到

老師的呼吸聲變得急促,身體也不停地抖著。

  終於再一次讓我見到老師的乳房了,是那麽的美啊!我恨不得馬上俯下去親

親它!

  我把乳罩換上後,再蹲下身去脫她那條內褲,我額頭開始不停地滲出汗水;

雙手把內褲徐徐拉下,一片黑茸茸的森林慢慢占滿了我的視野,從稀草上的痕跡

可以看出,它們剛剛正被一片霧水飄過。

  把新的內褲穿好在老師胯間,她突然抱著我送上一片珠唇,我再憋不住了,

滿腔情欲像火山一樣爆發,也緊緊摟著她一起熱吻起來。

  正陶醉在舌尖相纏丶如漆似膠的熱吻中,突聽老師「哇!」的喊了一聲,我

連忙問她:「什麽事?」

  老師臉紅紅的說:「你下麵有東西頂著我……」

  我聽了後才發覺,褲襠前不知什麽時候已撐起了一個高高的帳篷,甚至還可

察覺到裡面的東西正充滿生氣地一下下跳動。我可以重振雄風了!興奮的我把多

日以來的苦惱一掃而空,我不停地和老師親吻,在老師耳邊說:「謝謝妳!」

  老師也為此而高興萬分,把少女的矜持都給忘了,居然情不自禁地摸在我雞

巴上,隨後她也發覺自已失態,忙將手縮了回來;而我口中雖然向老師道謝,可

是心中還是感激著祥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