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兩個同居女友[長篇小說] 第五章 我的朋友們

第五章我的朋友們

「兄弟,你今天是怎麼了,怎麼魂不守舍的!」覺主問我。之所以稱他為覺主就是因為他真的很能睡,還在

上技校的時候,如果你有一天看到他不在課堂上睡覺,那絕對是休息日。

「啊?沒什麼。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呵呵!」

「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屁猴擔心的問我,這個就更狠了,據不可靠消息:上小學的一天,他和朋友玩

彈玻璃球,眼看對方就要彈出制勝的一球,他忽然放了個屁,而對方已經彈出的玻璃球居然在空中不可思議的碎

成兩半,然後他贏了,(太神了)。此後大家注意他原來經常排氣,加上他平時活蹦亂跳的像個猴,因此得名。

「怎麼會,我有什麼心事?」

「還說沒事?我們在發現你不對勁的時候,把你的啤酒換成了醋精,而你還是一飲而盡。」阿呆其實並不呆

,只是因為他長的真的很像蠟筆小新中的阿呆,除了沒有動畫中阿呆常掛在嘴邊的鼻涕。

「我靠。」我這才發現不對勁,「你們也太狠了吧!%%—¥#•」簡直酸到無法忍受啊。

「不用問,一定是有新情況了!」小魚肯定的下了結論,他的名字叫長余,大家都親切的叫他——小魚。

「坦白從嚴,抗拒更嚴,你自己掂量著辦。」詩人就是有文化,因為他上學時老愛寫詩來泡女孩子,因此得

名。

「就是就是,趕快坦白!」因為這個白癡只會隨聲符合,所以大家把他的存在價值完全否定,親切的稱他

——死人!

「我真的沒什麼啊!哈哈!」我心虛的笑著。

「那你對天發誓好了!」小魚的話,把大家的目光全集中在我的身上。

「靠!我對天發誓——我真抽了!」沒想到小品中范老師的一句話居然這麼有吸引力,我當時就被這幾個

垃圾喝剩的啤酒罐幸福的埋葬了,我只有仰天長歎交友不慎啊!

「小子,你到底說還是不說!」詩人好像在給我下最後通牒。

「我說了啊!打死我也不說!」

「好,你狠!老闆來十瓶XO,記這個小子的帳上!」誰說阿呆是呆子我和誰玩命,靠的!

「小兄弟們,真的開嗎?」酒吧平時不愛露面的老闆,此時瞪大了眼睛,「口若懸河」的出現在我們的吧台

前。

「開!開你個頭啊!」我拿出玩命的架勢對上這個好久沒宰過人的垃圾。

「少數服從多數,同意開的舉手!」覺主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會這麼精神!話音剛落,我就看到的了舉到空中

的二十四隻「手」——我靠,NND這幫白癡手腳不分啊!突然又舉起了十幾支不知道是手還是腳的東東。TNND,

只見酒吧老闆和幾個服務生狠不得把第三隻「腿」也舉起來。

「我靠啊!我招了還不行嗎?」士可辱,不可沒錢來買酒!可是招了的下場卻是:

「你當我們白癡啊!」屁猴憤怒的看著我,我深怕他過分激動拿「氣」來崩我!

「你小子是不是想女人想瘋了啊!」這是詩人對我的評價!

「你還真是會做夢啊!懶的理你!」覺主的眼神又有點迷離!

「看來你才是真正的白癡!」阿呆終於可以為自己平反了!

「靠,你以為我們會相信你的鬼話!」小魚已經出離憤怒!

「就是,我們可不是好騙的!」死人就是死人,說不說沒什麼必要。

「還讓不讓我活啦!我說的是真的啊!」我委屈的大喊。

「他喝了多少酒?」屁猴看向眾人。

「和我們差不多啊!」覺主睡眼惺忪的說。

「對,我們都同步,都喝了六瓶啤酒了!」小魚看了看周圍的空瓶子。

「他的酒量應該不會醉!」阿呆肯定的說。

「我看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詩人晃著頭。

「就是!」死人——你說不說有什麼區別啊,你就省省你的唾沫吧!

最後這次聚會就在大家異口同聲的——「我鄙視你」之中告一段落了。然後大家帶著同情的眼神目送我,一

步步走上回家的道路。

「呦,小氣鬼回來了!」已經半夜12點了,可我剛進家門,卻被刺眼的燈光模糊了雙眼。

「你們怎麼還沒睡啊!」我沒理會小妖精毫無來由的歡迎語。

「今天是哪個美女幫你打的的啊!」天使對我露出甜美的微笑。

「什麼?你們什麼意思?」我似乎有點明白了。



「呵呵,連和女朋友吃飯還要女朋友幫你打車回家,你還真是小氣啊!哈哈!」小妖精指著我的鼻子大笑!

「是啊,我簡直不敢相信啊。難怪你找不到女朋友,因為是你吝嗇啊!呵呵!」天使恍然大悟的笑著。

「我靠,你們大半夜不睡覺,就是為了和我說這句話啊!有病啊!」

「怎麼了,不好意思談你的光輝歲月了!」小妖精湊到我跟前,對上我的雙眼。

「《光輝歲月》?我還——〈真的愛你〉呢!靠!」我伸出中指。

「謝謝擡愛,不過我可沒錢幫你打的回家!靠!」小妖精做出同樣的動作。

「真不懂得自愛,你怎麼不學學人家CC,看看她多有女人味!」本以為可以找到同一戰壕的戰友,可換來的]

卻是天使的中指!哎!現在的女孩子真是墮落啊!

「懶得理你們!我要睡覺去了!」我鬱悶的向自己的臥室走去。

「怎麼這麼沒氣量啊!就不想為自己解釋解釋嗎?」小妖精拉住我。

「是啊,我不覺得你會是那麼小氣的人啊!」天使擋住我的去路。

「有什麼好說的!」可是她們的眼神在告訴我——不實話實說,就別想睡覺。「好了,好了!告訴你們!」

我們來到客廳坐在沙發上,我中間,小妖精和天使很有默契的一左一右坐在我身邊。

「那天是我們見面的第一天,我們約會然後吃完飯後,坐車回家,下車的時候,我拿出100圓付車費,可司

機說沒零錢找我,讓我給他零錢,我當時的零錢只有三圓,可是車費是五圓,司機當然不幹啊,那怎麼辦,這

時爽兒已經在車外面了,我就對外面的她要了五圓錢付了車費,就是這麼簡單啊。結果她就覺得我小氣,第二

天我去接她下班,她就說沒空,讓我回去,害我白跑了一趟,然後就分手了啊!」

「還真是小氣,你就不能把你的100圓錢給她?」小妖精聽完的第一反應。

「就是啊,就算你不給她,你也可以在周圍找個超市什麼的換些零錢啊!然後再付車費啊!」天使眨著她

天真的雙眼。

「我也想過去換啊!可以我又不想讓爽兒在外面等太久啊,再說,既然想做男女朋友,就沒必要計較誰掏

錢付車費這點小事啊!」我理直氣壯的說。

「辯解!」小妖精對我的回答嗤之以鼻。

「解釋就是掩飾!」天使肯定的說。

「我靠!是你們讓我解釋的啊!還有沒有天理啊!」我要瘋了。

「可是你的理由不足已讓人相信!」小妖精煞有其事的說。

「就是嘛,你就承認你小氣不就得了!」天使的眼睛一眨一眨的。

「暈了,好好好,我承認我小氣好了吧!我現在可以睡覺了嗎?」

「什麼態度啊!你好像不是很服氣我們說你小氣啊!」小妖精雙手掐腰瞪著我。

「就是,就是,好了,我假裝自己相信你好了!」天使無奈的說。

靠!兩個死丫頭,不解釋不行,解釋了不承認小氣還不行,真是——惟女子與小人難養也!何況是兩個小

女人。

「我去睡覺了!」

「逃避也不是辦法啊!」小妖精衝我喊到。

「就是啊。逃避只是一時的,你就勇敢的面對明天吧!」天使揮舞雙臂為我加油。

「有病!」我扔下我最有份量的一句話,頭也不回的回到自己的臥室並關上門。

「喂,你覺得自己很小氣,所以沒臉見我們了嗎?我們不會看不起你的!」小妖精在我門前小聲的說。

「是啊,反正我們有的是錢,也不計較為你付車費啊,就當我們做好事,積點德,扶貧好了!」誰見過

這麼惡劣的天使啊!

這時手機傳來信息的聲音,是屁猴發來的——「你說的是真的嗎?真的有兩個美女和你共處一室嗎?你

明天什麼時候有空啊!我好久沒去你家了,怪想你的,明天去你家看看你怎麼樣啊!」

NND,自從這好色的龜養的孫子交了女朋友後,哪還把我這朋友放在眼裡,天天和他女朋友泡在一起,也不

怕起痱子,可是聽說我家有兩個美女,就又開始春心蕩漾,蠢蠢欲動了,真是有夠垃圾!

「在床前明月光,地上鞋兩雙的日子裡,我衷心的祝福——一對狗男女,其中就有你!靠!去死吧!白癡!

再回給他經典的一條短信後,我關上了手機,不顧外面兩個瘋婆子唧唧歪歪的亂叫,去和周公會面了!